顶部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A19版:文娱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陈建斌拿下金马三个大奖,首次自编自导的《一个勺子》一炮打响:
这次名正言顺做“戏霸”
竹圆

    蒋勤勤上前亲吻陈建斌

    陈建斌囊获金马影帝、男配及最佳新导演奖

    陈建斌不声不响地导了一部叫《一个勺子》的电影,凭借这部电影夺得了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新导演奖,同时还凭《军中乐园》中外省老兵一角拿下最佳男配角奖,创造了金马历史上同时拿下男主和男配角奖的第一人。

    “勺子”是西北方言,就是“傻子”的意思。《一个勺子》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陈建斌饰演的西北农民“拉条子”为了帮入狱的儿子减刑,给了号称能找到关系的大头哥五万块钱,却一直没有下文。他想要回钱,却在屡屡去要钱的路上,被一个流浪的“勺子”跟上。为了赶走勺子,拉条子和蒋勤勤饰演的老婆金枝子想了各种办法。而就在他们已经跟勺子熟悉,把他当家人看待之时,一拨又一拨自称是勺子家人的人又来到拉条子家……

    记者:《一个勺子》是您的导演处女作,在现场又导又演,怎么兼顾?

    陈建斌:以前我拍戏的状态就是这样,总是演完戏跟导演商量剧情,商量怎么去导下一个镜头,镜头该怎么拍,完了看回放,跟导演一块研究这个镜头能不能过,哪里有问题。我以前就是这么做的,但当时我的身份是演员,在很多人看起来就越权,超过了演员的本分,做了很多不应该做的事,很多人为此都对我有很多意见,但那就是我拍戏的方式。这次只是名正言顺了,我是导演,我就要这么做。所以没有任何的不适应,一直我都是这样。

    记者:现在做导演是不是也比以前容易些?

    陈建斌:不管从哪方面说,现在都是创作者最好的时代,不缺资金、不缺技术。数码产生之后拍电影的门槛就降低了很多,可以用很低的成本拍你想拍的故事。以前胶片时代,新导演都会有特别大压力,拍一条就有一条的钱。十年前我第一个剧本拍电影时,还是胶片时代,那电影不是我导的,是我写的。拍时大家都紧张极了,一场戏反复排练,就怕出点错胶片不够用。大家提心吊胆,怎么可能把戏拍好。现在不用担心,可以一遍遍拍到你最想要的。

    记者:所以是不是拍得很快?

    陈建斌:实拍就是20天,实际上是19天,我还给剧组放了一天假。以前我拍戏的时候就听说过好莱坞是拍一个星期要休息的,所以我拍到10天的时候也休息。而且我们是提前开拍的,因为当时下雪了,我要抢雪景,非常着急,就紧急把蒋老师和王学兵都弄过来。我拍这部戏的节奏特别地快,不是说我要这么快,而是我想抓住那个即时感。不是咱们坐定了,开始研究说怎么拍,等光等云来了,不要那种感觉。

    记者:谈谈演员阵容吧,除了王学兵、蒋勤勤、金世佳等,剩下的都是群众演员吗?

    陈建斌:这个片子的演员构成是这样的,一是亲戚,二是同学,三是朋友,四是剧组的人,五就是我们当地的群众,就是这五种方式。

    记者:怎么便宜怎么来?

    陈建斌:真的不是从这方面考虑的。演村长和警察的都是我新疆朋友,没有演过戏,我在脑子里替他们演了一下,觉得应该没问题。事实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他们完成得非常出色。还有就是剧组工作人员,比如副导演就演戴头盔的自称勺子家人的人。还有照相馆老板,我们去拍时,我不是特别地满意之前找的人,但我在现场看到一个傻头傻脑的人在那晃,我说你是干嘛的,他说我就是这个老板。他其实是老板的儿子。我说那你来演这个角色吧,他说好吧,然后就拍了。他演得非常好,因为他不需要演,他就是。我觉得这个就特别符合我的理念,就是你不要演,你就是,你就演你自己就行了。

    记者:您和蒋勤勤在片中的名字非常有趣,拉条子、金枝子,为什么起这样的名字?

    陈建斌:拉条子就是面条的意思。首先因为我喜欢吃拉条子。另外,以前我在新疆的时候,我就听过有人用这个当绰号。当时印象太深了。金枝子也是,小时候我外婆村里邻居家有一个姐姐叫银枝子。在新疆普通话叫“印枝子”,我小时候一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直到我长大了,回想起来我觉得一定是银枝子,金枝玉叶嘛,可能她有一个姐姐叫金枝子。所以就给这个角色叫金枝子了。       竹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