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A10版:时评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新闻引子 华侨大学厦门工学院下发通知,禁止学生叫外卖,禁止将食堂饭菜打包进宿舍。院方称要引导学生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禁叫外卖”有点道理,但算“懒政”

    身为一名高校老师,对学生依赖外卖的情况也非常痛心。很多学生,在没课的时候,真的就过上了足不出户的“宅生活”。这些学生所在的宿舍卫生差,堆满了随手扔弃的外卖饭盒;同时生活自理能力也很差。这当然不是大学生应该有的。

    所以,一味指责学校不该管学生叫外卖,也不客观。虽然,高校强调对人独立性的培养,对学生的个人生活应该尽可能少地干预;但是,既然高校承担着教书育人的责任,就不能对学生生活、学习中的陋习视而不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当学生出现依赖外卖的情形时,高校必须看到其实际的影响与危害,并找到恰当的管理手段,对这种助长学生惰性的行为予以矫正。这才是教育者应有的姿态。相反,那些对这种现象置之不理,以为少一事就可以风平浪静的教育者,他们的不作为才是一种渎职。

    当然,强调学校需要对学生依赖外卖情形进行管理,并不意味着就赞同新闻中高校的做法:以行政手段,对学生依赖外卖的行为一刀切地禁止。这种教育思维并不是真正的教育思维,其所谓管理背后,是对管制的依赖——以为任何问题只要行政力量就可以迎刃而解。虽然,从效果看,这种行政管制可能效果极佳,毕竟学生还是害怕被处分的,但必须看到的伴随结果是,行政权力越过了边界,对学生的权利和心理造成了损害——当学生以为权力是可以随意制约权利时,他们如何去培养独立人格,如何去培养批判精神?要知道这两者才是大学精神的核心。

    因此,在面对学生依赖外卖问题时,必须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同时又应该明白处理方式的妥善性,必须在行政管理与学生权利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比如,以学生自治的方式,推进学生独立能力的培养。

    教育的目的是为了促进人的发展,是为了让人们找到自治的能力与自觉。因此,在教育的过程中,就不能站在外部思考,更不能患上教育的懒政,以为什么问题只要纳入行政管理,就可以轻易化解。       (江苏 李劭强)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