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A03版:焦点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日本僧侣大东仁多年帮助收集南京大屠杀的证据,他说——
“我是在帮南京,也是在帮日本”
于英杰 陈炳山 余萍 丁峰

    扫描二维码

    看相关视频

    大东仁先生展示新收集到的南京大屠杀史料。

    10年来,帮助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收集1700余件文物资料,其中绝大多数为无偿捐赠。日本真宗大谷派圆光寺住持大东仁先生因此被右翼分子辱骂是“日本的耻辱”,但他不为所动。在接受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采访时,他袒露心迹:“坚持这样做,是还历史真面貌,这是在帮南京,帮中国,也是在帮日本。”  

    新华报业全媒体报道组

    于英杰 陈炳山/文

    余萍/摄 丁峰/视频

    准备为首个国家公祭日捐赠大屠杀证据

    大东仁先生居住在名古屋,这次赴日采访前记者没能联系上他。后来他得悉记者一行到了日本大阪,当天就赶来相见。大东仁先生浓眉大眼,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黄色的僧服里是雪白的衬衫,系着领带,显得温文尔雅。一见面,大东仁先生从包里拿出3样东西,小心翼翼地递给记者,说这是他新收集到的3件有关日军侵华的文物资料,其中两件与日军占领南京有关。

    第一件是《中山门攻击》明信片,明信片上是一幅油画,画的是日军攻占南京中山门的场景。他考证后认为,这张明信片是1938年发行的。明信片背面写着狮子牌牙具发行,印有企业商标,可能是当时买牙具赠送的。攻占南京的油画明信片竟然有为商家促销的作用,可见当时日本军国主义是何等肆虐。

    第二件是一张照片。照片已经有些泛黄,但仍然可以清晰地看到照片上硝烟弥漫的街道,写着“南京所见”“南京南门大街猛火”字样。记者请教专家后了解到,当时的“南门大街”在中华门外,也就是现在的雨花路一带,那里曾是南京的繁华之地。日军侵占南京时,在这里遭到激烈的抵抗,中国士兵与日军展开巷战,而日军则用炮火猛轰,攻占这里后日军烧杀掳掠,南门大街被烧得面目全非,几成瓦砾地。

    第三件是一份1945年8月16日出版的日本报纸。这份报纸上有日本宣布投降的报道,也有日本陆军大臣阿南惟几自杀的消息。其特别之处在于,这是每日新闻和朝日新闻联合刊发的“合同新闻”。大东仁解释说,日本穷兵黩武,到战争末期物资极其匮乏,报社的纸张不足,两家新闻单位只好在一张新闻纸上联合出版。

    大东仁先生说,这几件资料都是要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计划在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捐赠。他说,要捐赠的远不止这几件,因为太多,有的太大,都存放在名古屋的家里。

    10年收集1700余件日军侵华文物资料

    从2005年底开始,大东仁先生正式接受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委托,帮助在日本收集相关文物资料。

    收集日军侵华的资料文物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大东仁要经常逛旧书店、二手店,还要关注雅虎拍卖等网店,要花时间淘,碰到感觉有价值的东西还要实地查验考证。

    虽然具体每一件收购来的东西都有价格,比如他当晚带来的明信片只花了1000日元,报纸花了7000日元,但这些年总共为收购这些文物和资料花了多少钱,大东仁说他没算过。那些一万日元以下的文物资料,他都是无偿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等机构。

    大东仁先生收集的1700余件资料,包括直接源自侵华日军的战斗详报、士兵随军日记、士兵家信等,也有日本国内出版的书籍、报刊杂志、发行的明信片等资料,甚至还有侵华战争时期日本流行的儿童玩具,“日本当时专门开发了与‘南京陷落’相关的棋类游戏,很多学生的文具盒上也印有占领南京等宣扬侵华战果的图画”。大东仁先生认为,这些玩具和文具充分地反映出当时的日本对孩子进行军国主义教育不遗余力。

    这些来自日方的文物资料,为日军制造南京大屠杀的史实提供了有力的佐证,很多资料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右翼骂他是“日本的叛徒”

    大东仁是日本真宗大谷派名古屋教区教化中心研究员,家传寺庙圆光寺在当地颇有影响,大东仁是圆光寺的第25代住持。但这10年,来圆光寺的不仅有高僧和信徒,还有来捣乱的日本右翼分子。日本右翼想淡化乃至抹去公众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认知,大东仁收集的大量有关日本侵华,特别是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证据资料,让他们非常恼怒。在网上,有人辱骂他是“中国的走狗”,说他是“日本的叛徒”。

    名古屋当地的右翼分子找上门来,攻击他“被中国人骗了”。大东仁拿出他在日本收集到的证据:“这些都是我们日本出的资料,怎么能说被中国人骗了呢?”看过大东仁先生拿出来的很多文物资料,右翼分子哑口无言。多次辩论之后,部分右翼分子虽然没有心悦诚服改变观点,但逐渐改变了对他的态度。“第一年上门闹事,直呼我‘大东’,这在日本是非常不礼貌的。第二年称我‘大东先生’了。第三年仍然来找我辩论,但已经开始喊我‘大东老师’了。”大东仁先生说,右翼的观点都没有真凭实据,长远来说肯定站不住脚。

    作为一名日本人,为何要花费很多金钱和精力为南京收集日军大屠杀的证据?他说,做这些既是为了南京,为了中国,也是为了日本,是为了世界的和平。日本有些人一直在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日本侵华的事实,需要用证据去驳倒他们,让他们无可辩驳。让更多的日本人了解真相,有利于中国与日本的和平共处。

    让他忧心的是,当下日本的中小学刻意淡化明治维新之后的历史教育。大多数日本人根本不知道“九一八事变”是怎么回事,跟他们提“七七”大多人只知道“七夕节”。大东仁先生说,“他们对历史了解真的太少”,所以对于当今日本政府否认侵略暴行、推诿侵略战争责任的荒谬言论,周边国家觉得问题很大,但日本国民大多不觉得有问题,因为他们不了解历史。

    “让民众了解历史真相,政府不做,我们就更要去做。”大东仁先生经常通过日本佛教徒的集会,作有关“战争与佛教”的演讲,每年到南京参加中日僧人和平法会,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祈祷。“通过我们的努力,哪怕是多一个人了解历史真相也好。”他觉得只有不断努力,才会纠正日本对历史认识的偏差。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