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B04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07版

第B08版

第B11版

第B12版

第B13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将这一处景点命名为“木末”的人,以秀出林梢之美形容历代仁人志士的高洁,其隽永的立意令人击节。
木末高风

    [南京]梁晴

    “木末风高”一词,源自雨花台的“木末亭”。

    “木末亭”其实兼有纪念碑的意思,因为它的周围有泰伯祠、南宋杨邦义剖心处、明代大学士方孝孺墓、海瑞祠及曹公祠等重要历史遗址。如果再要考证“木末”二字,便不得不提及屈原的《九歌·湘君》:“采辟荔兮水中,奉芙蓉兮木末。”将这一处景点命名为“木末”的人,以秀出林梢之美形容历代仁人志士的高洁,其隽永的立意令人击节。

    相比于“木末”的含蓄,现代人对同一事物的隐喻似乎就过于直接,比如小的时候,我虽然从未减弱对革命烈士的崇敬之心,却经常会疑惑烈士的鲜血何以能染红那么多的红旗和红领巾。去雨花台的时候,我也会满头大汗在大太阳下扒拉沙土,期望捡到沁透烈士鲜血的最红的雨花石。

    可是从内心里觉得,鲜血虽然有着令人警醒的视觉效果,却不如“木末”的绿色更耐人寻味。

    提起雨花台,就会回忆起儿时的清明节,不管多远,同学们都是列队步行去祭扫烈士墓。大家抬着自己扎的花圈,打着队旗,浩浩荡荡,走得越接近雨花台,人流就越是汹涌——全市的中小学生都来到了这里!

    队伍进了雨花台的景区大门,沿着可直达主峰的环陵大道缓慢移动,好不容易才终于站到了42.3 米高的石碑前,同学们抬上花圈,立正致哀,然后宣誓永远做革命接班人。宣誓的时候,我总会觉得直插蓝天的纪念碑在微微晃动,用禅宗的说法,不是碑动,也不是云动,而是心动。

    我不知道我的心是否在这一刻飞向了平时所不能及的地方,那里应该非常圣洁。

    成年以后,我因为参加一个文学读书班,在雨花台的陵园招待所里,居然一住住了二十多天。

    那届读书班连我三个女同学,同宿舍朝夕相处,友谊日增,渐渐也表现出了各自不同的性格。

    高挑的y同学是诗人,诗写得极其清新脱俗。当时有很多诗人带有文革和文革前的诗风,遣词造句斧凿感明显,激昂之下未见多少真性情。y的诗则于婉约中蕴含着十分浓烈的情感,而这种浓烈也只是惊鸿一瞥,读者的心弦刚被拨出一声“铮”,作者已拂袖而去,仅留下字行间的袅袅余音。印象最深的是,她曾把青花瓷的开片视作累累伤痕,在诗中决绝道:“青花瓷,你还不如一碎到底!”

    圆脸蛋剪着童花头的s同学,看上去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内心却有着一种由信仰支撑的强悍。那时的黄昏是读书班约定俗成的散步时间,几乎雨花台的每一条幽静小道,都印上了我们三个人的足迹。有一次发现山坡上零零星星绽开了矢车菊,我们采了很多,正准备回去插瓶子,s同学却以果决的态度将我们拉上了环陵大路,直到跟着她迈上革命烈士纪念碑前的台阶,我才明白她的用意。

    s同学让我们把矢车菊全部放在了墓碑前,然后她让我们站好,指挥我们三鞠躬。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