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0月23日 星期四
第A07版:焦点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第A42版

第A43版
2014年10月23日 星期四
[编者按] 600多年的明城墙和遍布老城区的民国建筑,都是南京城宝贵的老物件,必要的修缮和保护它们是城市管理者的责任,也是广大市民一直关注的焦点。那么问题来了,究竟要怎么保护它们?今天碰巧有两个事情,让这个问题再次醒目地闯入人们的视线。
江苏邮政管理局旧址修缮 要不要给它再戴上新的“绿帽子”?
市民、产权方说新刷绿顶“太扎眼”;设计者表示,史料上这就是1918年的样子
张可

    左图:修缮过的大楼顶部刷成了绿色。 王宁 摄

    右图:修缮前的样子。 

    资料图片

    南京中山码头附近有条小街名叫“大马路”,临街的江苏邮政管理局旧址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昨天市民王先生向扬子晚报爆料,该建筑穹窿顶被漆成绿色,与周边风貌以及南京民国建筑体现的历史感不搭调。不过修缮方案的设计者强调,这“绿顶”就是1918年始建时的样子。对此,产权单位并不领情,正计划恢复修缮前的原状。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可

    A 市民质疑

    最具代表民国建筑咋戴“绿帽子”

    如今逼仄的大马路,曾经依码头之利,成为南京城最繁华的商埠区。王先生钟情南京的民国建筑,走访、拍照、研究是他的一大爱好,他介绍说,老下关滨江的民国建筑,就是清末民初随着开埠陆续建起来的,“一栋挨着一栋,鳞次栉比,颇有上海外滩的感觉。”今天老下关最具代表性的民国建筑,就是建于大马路62号的江苏邮政管理局旧址和大马路66号的中国银行南京分行旧址,前者建于1918年,后者建于1923年,目前均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据了解,整个邮政局旧址的主体建筑采用西方古典风格,由英国人设计建造,建筑主体顶部塔楼,共两层,可供登临远眺,是该建筑设计上的亮点之一。

    最近王先生和几个朋友到大马路走访,令他大跌眼镜的是,江苏邮政管理局旧址圆形塔楼、直径约五、六米的穹窿顶,不知何时被刷成了青绿色,“绿油油的,我觉得这与深灰色的建筑主体极为不搭,太新了,而且感觉戴了一顶绿帽子。”

    B 设计者说

    绿顶就是恢复了1918年的样子

    据了解,邮政局旧址的修缮方案,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周琦受原下关区政府委托所做,早在2011年就已敲定。周琦曾主持南京大量民国建筑的保护与修缮。对于王先生的质疑,周琦给出3点回应。

    首先,为什么是绿色?周琦说,民国初年修建这座建筑时,大楼顶部的穹窿顶使用紫铜包裹的,“紫铜暴露在空气中,大约两三年就会生出翠绿色的锈迹。”他解释,这种氧化后出现的铜锈,相当于一层“保护膜”,一般不会清理,因此,这座建筑落成后相当一段时间,穹窿顶一直保持绿色。

    第二,为什么是比较鲜艳的绿色?周琦表示,在制作方案前,已经掌握详实的史料、照片,证实在1918年落成后,塔楼顶就是这种绿色。他介绍,在南京,与邮政局旧址同一批落成的民国建筑中,还有湖南路10号临时政府参议院旧址(今省军区司令部),以及东南大学内的民国建筑,顶部都是这种绿色。“史料证明,这就是民国时的样子。”

    第三,修缮为何要选择复原?“这是目前国内古建筑修缮领域的行业共识,”周琦说,“在掌握确凿史料的基础上,古建筑就应该恢复到最初的样子;当史料无法证明,而且对原状有丝毫不确定时,我们就选择保持现在的样子,留下历史的痕迹。”

    C 产权方态度

    不满意新绿,想恢复“历史的斑驳”

    那么在此次修缮前,塔楼顶是什么样子?根据维基百科该条目2011年所拍资料照片,整个穹窿顶呈现青灰色,有明显绿色褪色的痕迹,表面有不少杂色斑驳。

    这个外观不仅是王先生希望看到的,也为目前邮政局旧址建筑的产权方——南京市邮政局认可。昨天该公司相关人士向扬子晚报证实,今年8月前,一次修缮出新,穹窿顶被刷上了青绿色。“对此,我们是不满意的,看了也很不习惯,和周围环境也不协调。”

    他透露,管理局旧址建筑马上就要100岁了,本来就有计划在今年进行加固,准备借着这个机会把颜色再变回去。“我们正在编订修缮方案,并且会将方案报给江苏省文物局。对于青绿色穹窿顶,我们意见是坚决不要,变回出新前的颜色,恢复斑驳与历史感。”

    那么问题来了

    到底该恢复成哪一年的样子

    专家认为,文物修缮必须尊重公众观点

    两方都是基于“尊重历史”的出发点,王先生、市邮政局却与周琦教授得出了完全相反的观点,前者要求保持2014年8月前的“原状”,后者力求恢复1918年的“原状”,那么哪个才是真正的原状?

    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教授告诉记者,这个问题目前没有答案。“国际、国内都认为,遗产保护要保持历史的原真性,但什么是‘原真性’,即使在文保领域专家层面,目前还在争论不休。”

    贺云翱认为,邮政局旧址的民国建筑历史并非十分久远,如果周琦教授根据准确史料,制定修缮方案,是完全可以这样做的。“再加上穹窿顶的褪色,基本是近百年来自然界侵蚀所形成,没有人为痕迹,恢复1918年的原色也是适当的。如果是一座宋代建筑,上面有清代修缮的痕迹,我们不会为了恢复宋代原状,把清代的痕迹清除。”

    但贺云翱同时认为,在恢复原状的过程中,要考虑实际情况。“毕竟是现代修缮,材料也不是以前的了,不妨进行适当‘做旧’。”他还强调,文物是社会公共资源,公众的观点必须要尊重,修缮工作要反复、多方论证,政府、专家两方认可还不够,也要征求市民的意见。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