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07月04日 星期五
第A13版:扬子时评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2014年07月04日 星期五
跪地求生,未必有那么多是非对错

    6月30日,成都市武侯区航空路新希望大厦外,身患白血病的大学生莫向松,带着14个人集体下跪,手举标志牌向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畅借款100万元治病,上面写着“借我一百万,我打工还你一辈子”的字样。莫向松的行为在网上引发了争议,有人同情其遭遇并支持他的勇气,但也有不少人质疑其道德绑架(7月3日《新京报》)。

    首先是活下去、以合法的方式活下去;然后才是,以合乎道德的方式活下去,以体面的方式活下去——此一价值序列,应是我们理解一位绝望者顽强求生的逻辑起点。跪求借钱治病,是道德绑架吗?也许是吧!人之为人,各有幸与不幸,祈望他人拯救一己之困,总归显得名不正言不顺。

    虽有种种理亏之处,但“为了活下去”,俨然是无可争辩的理由。绝望者降下姿态、牺牲尊严,几乎以一种走投无路的悲怆形象,来争取一丝可怜的希望。似乎确有不妥,又似乎无可厚非。也许,评价莫向松的举动,我们最应抛弃那种“是非对错”式的执念。

    有限的智识,从来无法精确评价复杂的人性。故而,与其热衷道德指责,不如想想怎样让世界变得更好。怎样让重病者,可以体面地获得接济?如何让“活下去”,变得不那么悲凉辛酸?这一切,显然有赖于更精细的社会保障体系,有赖于更发达的民间慈善文化。

    莫向松等14人的集体下跪,也是一种权利表达。只是因为,此一举动太过张扬、太过“强势”,方才引发争议。在我们的固有认知中,求助者理应是收敛、弱势、楚楚可怜的形象——他们同样呼吁“伸出援手”,但从不向特定对象伸手要钱;他们习惯,以彻底的卑微去换取同情。与之相较,莫向松的连串动作,无疑更具“攻击性”。

    莫向松式的强势表达,让公众很不适应。但客观说来,害处不大。积极点看,其对民间慈善的发育,也许还会有所推动。一方面,求助者高调曝光,让潜在的行善者找到了合适对象;另一方面,他们勇敢走向前台,也是对于富人阶层社会责任的一种提醒。须知,一个社会的慈善文明,从来都不会自发生成,它有赖于借助“需求”去调动“善心”。

    当然,富人做慈善,只是一种“软义务”,谁也不能逼着他们非得如此。就此而言,求助者犀利的言行,还得守好边界才是……无论如何,还是要祝福莫向松,愿他未来安好,亦愿希望与尊重同在。   (四川 然玉)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