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06月23日 星期一
第A23版:足够嗨·聚焦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2014年06月23日 星期一
数百巴西民众,向FIFA亮红牌
钱旭 汤敏

    沙滩上的红牌。

    世界杯开始后,抗议游行从未中断。东方IC图

    世界杯已经进行了一周多的时间,但巴西民众对世界杯、对国际足联的不满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有什么减少。当地时间6月21日上午,就在国际足联官员下榻的科帕卡巴纳皇宫酒店对面的沙滩上,上百民众对国际足联亮出了“红牌”,质问FIFA只顾借世界杯捞金,而不顾巴西普通人的切身利益。      特派记者 钱旭 汤敏

    质问FIFA:你的社会责任感哪儿去了?

    国际足联官员下榻的科帕卡巴纳皇宫酒店,就位于里约著名的科帕卡巴纳海滩边上,百米之外就是世界杯组委会专门设立的球迷广场。因为酒店通体白色,当地人习惯地称之为“白宫”,这里也是巴西平时接待各国政要的主要酒店之一。

    早上7点多,10多位抗议者就来到了“白宫”对面的沙滩上“布置会场”,12面巨大的红牌被竖立在酒店的正对面,沙滩上则插上了数百个小的红牌。最前面是两块标牌:“向FIFA亮红牌”;“国际足联,你的社会责任感哪儿去了?有多少钱会投给巴西?”标语上几位手拿足球,站在残破房屋前的孩子,眼神中充满了无助和困惑。而在里面一块小标牌的内容也更加直接:“2014世界杯究竟让谁受益?是国际足联的那些商人,还是巴西人民?”

    “会场”布置好之后,很快就吸引了很多路人的注意,多家媒体的记者也闻讯前来采访。上午10点半,更多的抗议者按照约定来到现场,从沙滩上捡起红牌举在手中,面朝酒店静立,而这期间也不断有路过的人加入其中。据记者目测,最多的时候参加的人数超过了100人。

    到中午12点左右,人群开始逐渐散去,整个示威活动以“静立”为主,除了组织者安东尼奥不断接受着各家电视台采访之外,活动非常安静,甚至连口号都没有人喊。活动也并未受到官方的阻拦,就站在数十米外的警察始终安静却也警觉地注视着这一切。其间,惟一出来反对的是一位卖啤酒的小贩,他认为满地的红牌占了他的营业场地,不过双方沟通后很快达成了谅解。

    组织者:喜欢足球,但抵制世界杯

    这次示威活动的组织者安东尼奥是一位52岁的大学老师,他是博塔弗戈队的忠实粉丝,而他的一位主要助手:22岁的护士苔丝则是弗拉明戈的死忠。两位平时互相视为“死敌”的人,这时为了抵制世界杯这个共同目标走到了一起,并紧密配合。“我们不会去现场看,因为我们抵制世界杯。”苔丝说。

    早在两周前,安东尼奥已经组织了一次类似的活动,他说他之所以如此执着,并采取静立的方式有四个理由:“首先,举办世界杯花费太大,巴西政府投入了超过130亿美元的资金,这笔预算多出了50亿,如果把这些投入到基础设施、医疗和教育方面,我们的民生会有很大改变;其次,巴西人对足球特别狂热,巴西球迷对冠军的渴望要比任何国家的球迷都强烈,在本土举行世界杯,一旦球队失利,那么球迷的情绪很难控制,很容易引发社会问题;第三,巨额资金的投入使用并不透明,这里面很容易滋生腐败;第四,巴西已经有过很多次的游行示威,而且示威者和警察发生过多次冲突,我不喜欢暴力,这样既可以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警察也不会来干涉。”

    几天前,巴西政府刚刚公布了一项政绩:因为世界杯直接创造出来的就业岗位达到了100万个,其中长期的岗位就有71万。不过在大学教授经济学的安东尼奥对此并不认同:“如果把这些资金投入到民生项目上,能创造出的就业机会并不会少。”

    安东尼奥说他并不是厌恶国际足联,而是厌恶他们这样的做法:“他们通过世界杯获取了巨额利益,他们的赞助商在巴西都获得了免税的待遇,但他们又给了巴西多少回报呢?

    从游行示威到静立出示红牌,巴西民众反对世界杯的声音一直都存在,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世界杯的举行。但安东尼奥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没有意义:“重要的是要表达出来,让外界知道我们的想法,虽然眼下看不到什么改变,但加入行动的人多了,政府自然会考虑。”

    其实除了世界杯,2年后,里约热内卢还将举办奥运会。那么还会不会继续抵制奥运会呢?苔丝说她“现在还没想这么多。”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