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06月09日 星期一
第A27版:文娱·视野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2014年06月09日 星期一
“市民学堂”结集出书
老吴:对老南京要“且行且珍惜”
张楠

    老吴

    “市民学堂”在2013-2014年登上讲坛的30名专家学者中甄选出部分学者的讲座内容,最终结集出书,于6月7日在南京新街口金鹰全生活中心举行新书首发仪式。现场特邀胡阿祥、马渭源与读者交流,特邀名嘴老吴现场主持。

    现场人气爆棚,主持人老吴还因此跟没有预约到座位的听众一再解释。随后老吴从南京方言开始“抛砖引玉”,南京六朝博物馆馆长、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胡阿祥“回望如梦的六朝”,明史专家,凤凰出版传媒集团编审马渭源开聊明朝南京那些事儿。

    作为老南京,老吴说,面对南京的历史,要且行且珍惜,抱有一种向前看的宽容态度。小时候曾有过两个理想,看到澡堂子里跑堂的就觉得舒服得不得了。“我在钞库街读书的时候,冬天棉裤特别短,动不动掉到膝盖上,北风一吹冷得不得了。看澡堂里的跑堂穿着棉毛衫,毛巾直甩,就想长大了当个跑堂的。”后来上中学了,电影票很难买,解放电影院的卖票的很牛,凭电影票可以在夫子庙菜场换各种东西,天天不要钱看电影,于是理想又变成了当电影院卖票的。老吴说,现在大家总会说,南京历史上好多东西消失太可惜了。“我觉得这个要客观,像街头卖棉毛衫、补尼龙袜、修理棕绷床的这些行当消失了就很正常。之前老虎灶消失,大家很伤感,但你们没用过的,怎么知道当时用老虎灶多痛苦?!这些行当的消失,说明我们的生活在进步。”

    从老行当说到南京方言,老吴笑说,“年轻人,不要以为你们知道人艰不拆,喜大普奔,就有多高大上,写高考作文的时候这些词都不算分的!”在他看来,“普通话并不比方言高雅。方言脏不脏,跟使用者的文化程度有关。”老吴认为,其实方言的消失,也是一个自我净化的过程。

    扬子晚报记者 张楠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