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06月09日 星期一
第A09版:档案穿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2014年06月09日 星期一
南京教授受命赴“盐都”拍电影 小城盐业壮观景象鼓舞抗战军民

    孙明经镜头下1938年四川自贡盐场的壮观景象。

    在令人惊叹的巨大天车支柱前,孙明经为自己拍下唯一的现场留影。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自贡,是一座布满高大井架的小城,最高的井架甚至比当时中国最高摩天大楼上海国际饭店还高。随着抗日战事的发展,地处内陆的自贡成为重点产盐地。高峰时期,自贡曾承担了四川60%以上的食盐生产任务。1938年4月,孙明经受中国电影教育协会和金陵大学的委派,带着“在大力发展井盐生产的同时,要大大宣传井盐”的任务来到自贡,拍摄了一千多英尺的电影胶片和几百幅照片。这些珍贵的电影和照片鼓舞了中国军民的士气,也展现出战时自贡盐业的恢宏景象。

    “盐恐慌”随全面抗战而爆发

    南京教授临危受命拍“盐都”电影

    1938年4月28日早上6点,孙明经在内江上车,两个小时之后,他到达了自流井。

    自流井也就是如今的自贡市。自贡的得名,是由“自流井”和“贡井”两地合并而成,是我国著名的盐都,1939年由民国政府批准建市。在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军相继控制了位于中国沿海的几大盐场,截断了内地军民食用海盐的来路,军民“相率淡食”,大后方陷入“盐恐慌”。川南的自流井、贡井地区自古就大量产盐,在此背景之下,川盐要“增产赶运”,更重要的是要大力宣传,解除恐慌。什么宣传最有效?当然是用电影。

    电影在当时的中国尚属新生事物。孙明经的父亲孙熹圣是最早和电影结缘的中国知识分子,他也是第一个把“CINEMA”叫“电影”的中国人。

    孙明经1911年在南京出生,儿时让他在同龄玩伴中引为自豪的便是家中有很多照片。后来他考入金陵大学,志向就是做一个研究电影的学者。不过,那时的中国大学还没有专门教授电影的系科,当时的金陵大学文理科长陈裕光便建议孙明经,先学化工,再学电机,然后是物理,同时兼修文学、戏剧、音乐等,等他毕业之后,便聘请他在校内开设电影课程。

    不过,孙明经拍摄的并不是通常所说的娱乐片或纪录片,而是以科学目光拍摄的教育电影,目的是为了教育民众,普及科学知识。孙明经的多学科教育背景,让他如鱼得水,他也往往一人身兼拍摄、洗印、剪辑等全部工作。

    1937年底,孙明经随金陵大学西迁入川。其后,他就被中国教育电影协会和金陵大学委以重任,和他的助手范厚勤一同前往自贡拍摄电影宣传自贡井盐。

    拍电影看到令人惊讶的景象

    盐井工人居然天天吃牛肉体壮如牛

    自贡盐商文化研究会会长陈星生研究孙明经已有多年,他对孙明经的自贡之行熟稔于心。他向记者介绍,孙明经在自贡的拍摄,得到了四川盐务局局长缪秋杰的大力支持,他把所有能找到的资料都给了孙明经一份,也为孙明经提供各种“方便”。

    缪秋杰毕生治盐卓有建树,被誉为全国盐务界“四大金刚”之一。孙明经到自贡,首先就是拜访缪秋杰。

    1938年的自贡,布满盐井和气井(天然气井),盐井之上则是由整根的杉木用竹篾捆绑而成的井架,当地称之为“天车”。当时中国最高的摩天大楼是上海国际饭店,而这里的天车竟然比之更高。

    进入工人提卤的厂房,孙明经就更是惊叹了。工人们全部都是裸体,皮肤雪白,体形健壮匀称,犹如罗丹的雕像。男子身边挂一块帕子,那是擦汗兼围身用的遮羞布。原来,厂房内常年都是40℃的高温,为了凉快一些,为了不让盐腐蚀自己的衣服,工人们都是裸体工作。

    自贡盐井工人健壮的身躯,让孙明经十分好奇,毕竟中国人大多是比较瘦弱的。孙明经问工人:平时吃些啥子?对方回答说天天吃牛肉,不然哪干得动这么重的活。

    原来,这些工人每天吃的,都是推卤淘汰下来的牛。盐卤从上千米的地下提升上来,都是靠“牛力”驱动,一口盐井就要用到上十头牛,而提升上的盐卤再通过犹如过山车一般的管道,利用高度差输往数十里以外的气井,开始煮盐。

    最终成就了一部怎样的电影?

    加入动画,亲自解说,全景介绍自贡盐

    孙明经在自贡拍摄了近十天,他手拿16毫米摄影机,肩上挂着相机,边拍电影边拍照片。他拍摄的电影胶片长达一千多英尺,到了剪辑的时候,很多与盐井工业不相关的内容被删去了,最后出来的《自贡井盐》时长22分钟。不过,幸好他拍下了照片,这些照片弥补了影片中没有的盐务官员、盐业企业家、城市建筑的形象。

    不过,只有影片还不够,孙明经很早就意识到,所以还要制作一部动画电影,因为盐井地下的部分无法拍摄,很难解释井盐开采的全过程。他去找缪秋杰申请经费,说要拍一部动画。对方问需要多少?他说要三到四千元。缪秋杰给了他五千元。

    既然是动画,就需要画家。孙明经的助手范厚勤回忆说,那时他们登报寻找画家,结果惊动了当时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所长傅斯年,傅斯年找到了自己的弟弟傅南棣来帮忙,而傅南棣正是徐悲鸿的弟子。

    孙明经先做好构图、写出剧本。当时没有透明胶片,他们就在糯米纸上涂上油,达到透明的效果,再画成画。这才有了动画教育电影《井盐工业》。

    不过,当时的电影都是无声的,孙明经的办法不是在胶片里加字幕,而是在电影放映的现场亲自解说。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内保存有1940年孙明经在美国放映《自贡井盐》的解说稿,其中全景式地介绍了自贡井盐的历史以及盐场中的分工和技术等内容,十分详尽。

    当时在成都,金陵大学每到星期五就会在华西坝上放露天电影,电影主要是教育电影为主,内容包括我国抗日战场上的进展,科学技术的新发展,国计民生的问题。每次放映观众经常在万人以上,挤满银幕两边,站在银幕背面的人会说,“嗨,我们的兵真厉害,左手都能打鬼子。”

    对于孙明经而言,拍电影并不是全部。1938年5月1日,他在自贡的唯一一个星期日,他不休息、不游玩,而是去给中学生演讲,他批评当时的盐商首富王德谦,虽然会赚钱,对工人也好,但是足不出户,从不过问公益。王德谦于是成为广为人知的悭吝人。也许这是个误会,王德谦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在后来的爱国节约献金运动时,王德谦捐款1400万元,成为自贡乃至全国个人捐款金额最多的人。

    ■故事相关

    现在的自贡市档案馆内,保存有孙明经所拍摄的《自贡井盐》和《井盐工业》的电影拷贝,以及130张照片。

    孙明经影像里的自贡——

    城里是天车林立,笕管纵横,釜溪河上的运盐船也是摆满了河道。这里的运盐船十分特别,船头全都向左倾斜,所有的船也一律向左行驶。这是因为釜溪河河道窄小,船只容易迎面碰撞。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