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05月13日 星期二
第CZ08版:常州城事·声色    
       
版面导航

第CZ01版

第CZ02版

第CZ03版

第CZ04版

第CZ06版

第CZ07版

第CZ08版

第CZ10版

第CZ12版

第CZ15版

第CZ16版

第WX01版

第WX02版

第WX03版

第WX04版

第WX06版

第SZ01版

第SZ02版

第SZ03版

第SZ04版

第SZ05版

第SZ06版

第SZ07版
2014年05月13日 星期二
“麻油叶”成功俘获无数大学生粉丝
唱作好歌是他们走红的筹码
韩飞

    3年前,北京土著马頔(dí)和绝大多数民谣歌手一样,在工作之余,和宋冬野等歌手一起,在酒吧唱着不为人知的歌曲。3年后,25岁的马頔凭借自己的创作,不仅在民谣歌手圈里广为人知,更把十几个和自己有同样爱好音乐的伙伴聚集在一起,成立了音乐厂牌麻油叶,成功俘虏了无数大学生粉丝。

    粉丝,70%以上都是大学生

    如果你没听过马頔的《南山南》,就不算了解现在的中国民谣音乐。当人们慨叹汪峰、高晓松、老狼等当年一大批民谣歌手成为老牌明星时,25岁的马頔用自己的歌声,逐渐在民谣界站稳了脚跟。尽管没有广播、电视等渠道宣传自己的歌曲,马頔和他的民谣仍旧俘虏了大量的大学生粉丝。今年3月,马頔在江苏南通、无锡、连云港、扬州四个地方举行了自己的第一次个人巡演。尽管场地不大,仅能容纳二三百人,但购票的学生却排起了队,更有许多人站在走廊上,听完了2个多小时的演唱。“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这些富有诗意和感情的歌词,来自马頔传唱度最高的一首歌《南山南》,慢慢流淌的吉他伴奏加上马頔略显低沉的嗓音,令这首歌锦上添花,成为许多酒吧驻唱歌手喜爱演唱的曲目。因为《南山南》,马頔的其他创作也被网友们挖了出来,《时间里的》、《孤鸟的歌》等歌曲,让人们慢慢喜欢上了这个带着骄傲又带着淡淡忧郁的小伙子的音乐。马頔告诉记者,自己的粉丝,70%以上都是大学生,而另外的30%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之所以会产生对学生群体的独特吸引,马頔认为除了这些歌本身好听,还有两方面因素,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年龄、生活和创作贴近学生群体,“懂得年轻人的无奈、彷徨和较劲”;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没有广播、电视的介绍宣传,满足了部分追求个性和小众品位的年轻人的口味。

    对于自己的创作,马頔并没有流露出25岁年轻人想当然的自信,他非常谦虚地告诉记者:“写歌、唱歌是我目前的兴趣和生活的一部分,我不确定是不是能坚持写或唱一辈子,但起码现在,我乐在其中。”

    靠稳定工作养活音乐

    听过马頔演唱会的粉丝,可能很难想象,舞台上那个看上去酷酷的,弹着吉他,说着不着调笑话的歌手,一直到去年下半年辞职为止,真正的职业身份是北京某国企一个拥有近5年工龄的文员。用马頔自己的话说:“当音乐还不能养活我自己的时候,我还得有份稳定工作养活音乐。”

    弹吉他和唱歌是马頔大学期间最热衷的活动,但他从来没想过依靠唱歌养活自己。毕业后,马頔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开始上班,朝九晚五的生活并没有让他放弃对音乐的喜爱。每逢周末,马頔最乐意做的事情就是约上爱音乐的朋友找地方唱唱歌。工作的五年中,身边玩音乐的朋友换了一拨又一拨,但只有他和少数几个死党一直坚持着。他们不光唱歌,一有机会就向其他歌手请教演奏、创作的技巧,然后回家练习。也正因为这份坚持,马頔才能从一个普通职员转身一变,成为一个民谣歌手。现在,辞职后专职当歌手的马頔告诉记者:“以前下班后赶场唱歌的生活虽然很累,现在想起来却特别充实。不过我总觉得人生其实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年轻人可以去尝试不同的生活。”

    宋冬野也是“麻油叶”成员

    在流行音乐领域,“麻油叶”这个名字对很多人来说十分陌生。但在独立歌手的圈子里,这个名字却十分响亮。而目前被许多人熟知的宋冬野,也是这个厂牌的成员。2011年4月,22岁的马頔,以自己的名字“马由页”为名称,创建了一个独立音乐民间组织麻油叶。和其他商业音乐厂牌不同,麻油叶更像是几个音乐爱好者组成的小社团。而想出这个点子的马頔,则被其他歌手们开玩笑地称作马老板。

    据马頔介绍,麻油叶的成员们最初是在网上结识的几位和自己一样热爱民谣创作的独立音乐人。而成立这个组织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的联系和沟通更方便。麻油叶的成员并不固定,年龄在25岁上下,虽然不全在北京,但彼此经常聚会,一起去演出或者交流音乐创作。核心人物是包括马頔、宋东野、尧十三等六七位独立音乐人。短短三年,麻油叶由一个默默无闻的民间音乐组织,逐渐成为各大音乐节的座上嘉宾,甚至在去年跨年的时候,在北京独立举办了一场由1400人参加的音乐会。

    麻油叶的成长,和马頔个人的音乐路一样,在不断挫折中走得越来越好。和如今一出场就是几百名粉丝助阵的声势不同,马頔现在依然清楚地记得几年前和宋东野、尧十三一起唱歌的情景。“30元一张票,我们三个在网上宣传了近半个月,但到了演出当天,一个听众也没有,但我们三个还是快乐地唱完了全场。”对马頔来说,玩音乐、唱民谣只是因为喜欢,不管有没有听众捧场,有没有镁光灯舞台,唱歌、写歌都是件快乐的事,值得一直做下去。

    没有娱乐公司的拼命包装,没有电视节目昏天暗地的宣传,更谈不上动辄百万的表演舞台,对于坚持创作个人音乐的年轻人来说,只有好听的歌,是他们冲出小众音乐唯一砝码。也许正是因为这份纯粹,才有了一系列干净而令人着迷的歌曲,也才有了马頔和麻油叶的走红。

    扬子晚报记者 韩飞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