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05月13日 星期二
第A26版:文娱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第A41版

第A42版

第A43版
2014年05月13日 星期二
刘心武《飘窗》以悬疑做引领
写了近30个人物,犹如当代《清明上河图》
蔡震

    刘心武在颐和公馆留影。

    著名作家刘心武3年前在他的散文《在飘窗台上看风景》中说,书房飘窗台是他接地气的处所,并预告他的新长篇将从此地产生。近日,刘心武来到南京,他透露,新长篇就以《飘窗》为名,小说里的人物来自“飘窗”外的生活原型。写作手法上则尝试以悬疑做引领,为读者展开一幅丰富的人物画廊。作为一名建筑评论家,刘心武饶有兴致地参观了南京颐和公馆等南京民国建筑。

    扬子晚报记者 蔡震 文/摄

    开始动笔想写一部魔幻小说

    庞奇站在街口,一条街抖三抖。街上不少人都知道,一年前他离开那条街的时候,撂下一句话:我不回来则罢,那一定是来杀人的……小说一开头,就给读者摊开了一个悬念,庞奇有何深仇大恨?他要杀谁?为何要杀人?一连串的疑问,令读者迫切想要从书中探个究竟。

    刘心武告诉记者,这部小说在构思时曾有两个版本,“一开始我想写一部魔幻小说。从我的飘窗台望出去,市井人情尽收眼底,犹如一幅当代的‘清明上河图’,让我浮想联翩。”他感慨,那五边形的飘窗仿佛有一种魔力,“我真的飘了出去,到了魔幻世界,被一长臂巨人抱住。他的肚脐巨大,能喷水。头发竖立,像火焰一样飘动。在那个魔幻世界里也有贪婪,也有暴力。”听起来,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文本。刘心武点头,“当下魔幻写法比较流行,好处是可以充分发挥作家的想象力,不必依赖生活积累。”

    谈到为何最终又放弃了,还是回归以往的写实主义,刘心武说,透过飘窗,他观察社会人生,脑海中有一个繁杂的“人物库”,形象都十分饱满。“我想还是真实的去表现他们,更有意义。”经过一年构思,刘心武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写就了这部16万字的《飘窗》。

    提醒读者千万不要对号入座

    在《飘窗》中,刘心武描写了包括薛去疾在内的近30个人物,虽然只有十几万字,但以纷繁的线索和巧妙的勾联,展现出当代各层人等的生存困境和人性的复杂多面。“有些人你以为很粗粝单纯,但是走近后,全然不是那回事;而有些人的善,却不经意间存在于你想象不到的角落。”刘心武描写的这些人,或许是他的朋友甚至故交,或许是他主动跟他们长时间交谈过,或许仅仅在他的飘窗台上晃动过,或许是从哪里“移接”过来,而今在他笔下,透过他们的生命轨迹,呈现出本真的面貌以及斑驳的世间风景。

    谈到小说人物薛去疾被指是自己原型,刘心武显出很高的兴趣:“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物。我承认他身上多多少少有我的影子。人们常常把生存分为庙堂和江湖,以为远离庙堂就能享自在江湖,其实哪有这么简单?”这种生存焦虑,在《飘窗》的文本中,随处可见。但他把大悲悯情怀隐于其中,并不轻率地为读者做任何意义的指向。刘心武表示,自己只是故事叙述者,“我试图书写当代生存形态,镜照我们这个时空的人性与尊严。”他提醒读者,书中描写的是群像,跳动很大,形形色色,“千万不要对号入座。猜一猜可以。”他补充说,为了让读者能够在阅读中,对人物有清晰的了解,书中还特别印制了一页人物谱。

    不是一老头写一个古典故事

    问到写实主义是否读起来枯燥,刘心武表示,“读者打开书就会发现,一开始就设置了一个大悬念。再往下看,还有一个个小悬念。我想阅读起来应该非常吸引人的。”对此,刘心武信心十足。但他也坦陈,写长篇是个体力活,随着年龄增大,是有些力不从心。“好在写了这么多年小说,已成了熟练工。因此我选择‘以少胜多’。向古人学习,《红楼梦》写妙玉也就1500多字,人物就活了起来。向译本学习,海明威的写作就非常克制。”

    有评论说《飘窗》犹如当下“清明上河图”,刘心武点头之外又笑着说,“这个评论有点老气。这次不是一老头子写一个古典故事。”他称书中有很多很潮、很酷的元素。还写了三位90、80后女青年,塑造得很生动。但他强调,《飘窗》没有任何教化意图,没有主题,只是呈现本真,“小说本身不解决任何问题,更不可拿小说当生活教科书来读,我从不勉强自己在小说中完成政治家的重任。你要是问我想表达什么,我没法回答你,只能说作者提出问题和读者共同来思考。”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