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05月13日 星期二
第A20版:体育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第A41版

第A42版

第A43版
2014年05月13日 星期二
复出夺冠,孙杨与朱志根形同陌路
因病请辞?朱志根向扬子晚报记者坦承“身体无恙”!
张晨瑆

    休息区内,孙杨捂脸理疗,张亚东拨弄手机,朱志根从他们身后匆匆而过。

    张晨瑆 摄

    孙杨霸气复出,夺首金。

    Osports供图

    昨天,孙杨在全国游泳冠军赛中迎来了自己解禁复出后的“首战”。在200米自由泳决赛中,他最终游出了1分46秒04的成绩,夺得金牌。孙杨夺金是毫无悬念的,哪怕是在昨天最后50米明显没有冲刺的情况下;但比赛之外的疑问,却一个接着一个。

    赛前,同时出现在训练场的张亚东和朱志根,隔着泳池两头,互不相望;在休息区,孙杨、朱志根、张亚东三人不免要碰面,朱志根选择在他俩身后“擦肩而过”;而原本说好的新闻发布会,被临时取消,更让各路记者败兴而归……

    扬子晚报记者 张晨瑆(青岛专电)

    能不相见就不见 昔日师徒俩“分头行动”

    本次比赛,孙杨昔日的恩师朱志根也来了。虽然不再指导孙杨,朱志根还分管着浙江游泳队里一部分小队员的训练。组委会的秩序册上分明写着,朱志根的身份依然是浙江队的首席教练员。而作为孙杨的主管教练,张亚东的名字并未出现在秩序册中。据组委会工作人员介绍,他会以浙江省体育系统分管领导的身份,全程关注比赛,并参加国家队同期召开的备战亚运研讨会。

    不管怎么说,这三人都还是同属于浙江队,他们是否会“抬头不见低头见”?答案是“NO”,因为张亚东和孙杨两人在“住”“行”上是脱离浙江队而单独行动的。据悉,两人并未随浙江队住在组委会安排的酒店,而是与国家队一行住在一起,这样,张亚东和孙杨这对“新师徒”就减少了和朱志根“照面”的可能性。实际上,直到昨天之前,孙杨、张亚东两人就没有和朱志根“同时出现”在训练场过,他们都是“分头行动”。

    擦肩而过零交流 休息区氛围“咫尺天涯”

    昨天,距离比赛还有一个半小时,训练场内如火如荼。张亚东在泳池这一头正兴致勃勃指导着泳池里的孙杨;而在远远的另一端,朱志根也终于出现了。两位教练长时间相隔的距离,是偌大泳池的一条“对角线”。即使靠得最近的时刻,也只是在各自泳池岸边的两条平行线上。训练场上的气氛,就像泳池中的水,看似平静,却潜藏着波澜。

    距离比赛还有半个多小时,孙杨回到了休息区,队医对他进行赛前身体放松,一旁的张亚东坐在孙杨身旁,气氛相对轻松,两人时不时在说着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朱志根也来到了休息区,从孙杨和张亚东的身后飘然而过,期间没有言语招呼,更无眼神交流。

    过了一会儿,朱志根又和浙江队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交谈,孙杨埋着头继续进行着赛前的身体放松,而张亚东则一直低头拨弄着手机,三人之间继续“零交流”。这样的氛围,真可以用“咫尺天涯”来形容。

    身体无恙气色佳 朱志根回应“因病请辞”

    众所周知,孙杨“换教练”,官方给出的说法是——“朱志根教练因身体原因,主动向国家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和国家游泳队提出回杭州治疗的申请,国家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和国家游泳队同意朱志根的要求,并经浙江体育局、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沟通协商,目前由张亚东负责孙杨的训练工作”。

    这样的说法可靠吗?在休息区,扬子晚报记者向朱志根问及身体恢复状况,朱志根却对记者说道:“我的身体一直都没事。”而据记者近距离观察,朱志根的气色确实不错,根本不似要“回杭州治疗”的样子。那么,“因病请辞”的官方说法,也就“不攻自破”——孙杨换教练,的确是“另有玄机”。而对于记者想要了解的更多问题,朱志根淡淡一笑,谢绝了回答。

    临时取消发布会 想采访孙杨“难上加难”

    孙杨夺得了复出之后的首冠,在泳池大吼三声的他,似乎也在发泄着半年来的郁闷。上岸之后,匆匆接受完央视的直播连线,原本应该接受混合采访的孙杨就被某位裁判官员直接带走,留下包括扬子晚报记者在内的几十名记者在混采区无言以对。比赛秩序册上明确规定会有混合采访,但组委会并未执行。

    更加蹊跷的是,原定举行的赛后新闻发布会,组委会也临时通知取消了。本来,组委会工作人员告知记者,赛后是有新闻发布会的,而且各单项前三名必须出席接受采访,然而这一规定最后还是变成了“一纸空文”,远不及一个“临时通知”有效。新闻发布厅也随即成了摆设,只有为数不多的记者留在那里,匆匆敲击着键盘。

    孙杨复出首秀,吸引了大批记者前去采访,然而组委会最后竟然连正常的混合采访以及发布会都要取消,实在让人“搞不懂”。

    实际上,组委会对于混采的安排也是“朝令夕改”,一开始说每天先到的10位记者领到“内场马甲”才能在混采区采访,随后干脆连混采孙杨的机会都不给了。怕负面新闻?怕被问真相?这个,恐怕只有相关部门自己清楚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