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05月13日 星期二
第A06版:闵惠芬病逝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第A41版

第A42版

第A43版
2014年05月13日 星期二
弦断绝响《江河水》民乐大师闵惠芬昨病逝
今年二月因脑溢血入院一直昏迷未醒,享年69岁
张漪 季娜娜 张楠 张艳 罗晓娜

    二胡演奏专辑

    1981年身患癌症,5年间6次大手术、15次化疗;

    1987年复出,成功首演大型二胡协奏曲《长城随想》

    闵惠芬2006年南京演出剧照。扬子晚报记者尤晓源 摄

    幼时照片

    在宜兴旧居前。

    在宜兴二胡班指导年轻学员。图片由宜兴市万石镇文化站提供

    弟弟追忆

    90岁老父还不知爱女去世

    昨天下午,江苏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国家一级指挥闵乐康在南京某大学的江宁校区为一个音乐赛事做评委,而昨天上午,他的姐姐——著名二胡演奏家闵惠芬去世了。知道了姐姐去世的消息,闵乐康整个人的情绪都有些沉落,但他坚持把工作完成了之后,才直接从学校匆匆赶到南京南站买票,踏上了去上海的火车。

    二月中旬突患脑溢血

    闵乐康对于姐姐闵惠芬的去世有一些心理准备,他说,“前段时间她的身体就不好,2月中旬的时候她早晨突然发生了脑溢血摔在地上,后来就一直没有醒过来,一直是植物人状态。”

    在这次大病之前,远在30多年前的1981年,正值艺术勃发期的闵惠芬就曾经接受过一次生死考验,那一次她得了癌症,五年间曾做过六次大手术和十五次化疗。闵乐康说,“姐姐得了癌症顽强地挺了过来,后来她的身体一直挺稳定的。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血压偏高、血糖偏高,到了前几年身体也不是特别好……没想到是脑溢血……”因为太突然,闵乐康说,姐姐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和遗愿。

    忆往昔“亦姐亦母”

    从小闵乐康和小自己三岁的妹妹就与长他们十多岁的大姐闵惠芬,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我记事的时候,她已经到上海音乐学院上学了,她17岁在全国大赛中得了二胡演奏一等奖,这是我和妹妹引以为荣的事情。”闵乐康记得,小时候他和妹妹寒暑假最开心的事就是盼望着大姐回南京来,上世纪60年代,物质匮乏,而闵乐康记得姐姐总是在学校把每月的糖票留下来,一直到寒假时统一换一些零食带回家来给他和妹妹吃,“我们三姐弟感情非常深。有时候我感觉她像是我的另一辈人,也算是亦姐亦母吧。她对我们两个以后走上音乐之路影响也很大。” 

    民乐世家合作过多次

    闵家在江苏音乐界是赫赫有名,这是一个庞大而名声甚隆的民乐世家,父亲闵季骞是著名的音乐教育家和民乐演奏家,大女儿闵惠芬是上海民族乐团二胡演奏家,被誉为“世上伟大的弦乐演奏家之一”,儿子闵乐康是江苏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国家一级指挥,二女儿闵小芬原是南京民乐团琵琶演奏家,现定居美国,致力于中国民乐与西洋各流派音乐的交流……1995年,包括闵惠芬的儿子刘炬——指挥家,三代同堂在南京、宜兴举办了两场“闵氏音乐世家音乐会”,之后这场音乐会还在2004年受邀去台湾也办过一场。

    去年十月最后公开演出

    姐姐对于艺术的追求,在弟弟闵乐康看来,简直有“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精神。他说:“姐姐怀着孩子的时候,她还在拉琴,还在研究阿炳的原声唱片,所以后来《二泉映月》她拉得跟别人不太一样,特别沧桑,有着原曲的风貌。”闵惠芬患病后,在两年的化疗期间,还练了《长城随想》,“在那种重病之下,她还能完成那么一部大的作品。没有对音乐的执着,是撑不下来的。”

    闵乐康与姐姐最后一起演出是去年10月份,“那次是金钟奖二胡比赛在无锡举行,我也被邀请去为乐团指挥,姐姐是评委会主席,她也参加了表演,这是我们又一次同台。”姐弟见面是在春节之前,“那时父亲(南师大退休教师)动胆结石手术,他90岁了,所以算是大手术,她回来看父亲。春节后,我去了一次上海,那是因为我和她合作完成了一个作品,名叫《外婆桥》,这是专门为宜兴少年宫组建的二胡乐队创作的,姐姐只听了初稿,没来得及听到完全版本,很遗憾……”姐姐的突然去世,令闵乐康有点措手不及,老父亲手术后还在缓慢的恢复之中,他并不打算这么快地告诉父亲,“看情况再说吧,尽量不让他知道,免得他受不了。”

    扬子晚报记者 张 漪

    心系江苏

    去年底随央视回宜兴拍片发病

    在过去的媒体报道中,闵惠芬曾直言宜兴底蕴深厚,人杰地灵,虽然在那里度过的只是短短的7年童年时光,但正是活跃在陶都民间的草根音乐家成为她步入艺术殿堂的启蒙老师,宜兴不仅是书画之乡,陶艺之乡,还是音乐之乡。

    王站长说,出名后的闵惠芬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家乡,一年要回来几次,宜兴的文化事业发展到今天离不开她所做出的贡献。她在宜兴成立了民族二胡班,从初级班到高级班约有百余人,只要她在宜兴都会到班上来手把手地指导学员们拉二胡。宜兴有活动邀请她,只要有时间,她都会回来为家乡人民演出,并且从未收过一分钱,同时她也为宜兴创作了好几首曲目。宜兴也建立了以她命名的艺术馆、旧居、文化公园,她将自己的影像资料、手稿、书籍、乐器等300多件物品捐赠给了艺术馆,艺术馆预计年底对外开放。

    去年年底,闵惠芬陪着央视《故乡》栏目组来到宜兴取景,虽然年事已高,身体有多种疾病,但为了支持家乡文化建设,她还是坚持前来参与拍摄。原本在宜兴计划要呆一个星期,但期间她突然出现了头昏呕吐的症状,三四天后被送回上海住院治疗,后来被证实为脑溢血。王站长痛心地告诉记者,闵惠芬对宜兴家乡人民的感情、对民俗传承的精神很让人尊敬,没想到这竟然是最后一别,她的离开是文艺界的一大损失,上午他第一时间收到闵惠芬去世的消息时很震惊,脑子里出现几秒钟的空白后全部是闵惠芬来宜兴的情景。

    扬子晚报记者 季娜娜

    倾听闵惠芬

    美国费城交响乐团指挥大师奥曼迪:她是一个“超天才的二胡演奏家”。

    法国报纸评论:她的演奏连休止符也充满了音乐。

    收藏闵惠芬

    闵大师出版的唱片堪称国乐发行量之首,其发烧级CD唱片主要有:《江河水》(FIM加拿大录音版)、《天弦》(交响乐队伴奏版)、《凤鸣》(器乐声腔化探索版)、《二胡精曲选》(收录《新婚别》、《二泉映月》和《长城随想》3首经典作品)、《无比传真》(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十大名家民乐典范录音,内收10位名家作品11首,其中闵惠芬独以《江河水》和《寒鸦戏水》两首入选)。

    香港发烧天书《CD圣经权威鉴听版》49张国乐(中乐)录音中,闵惠芬独以3张入选,即《江河水》FIM加拿大录音版、《二胡精曲选》中国唱片上海公司版和《长城随想》BMG莫斯科录音版。

    师友晚辈缅怀闵大师

    马友德:

    闵惠芬少女时代就展现天赋

    曾在五十多年二胡教育生涯中培养了大批著名二胡演奏家的南艺马友德老师说,闵惠芬少女时代学二胡就执着又勤奋。

    陈耀星、朱昌耀、周维、欧景星、卞留念、邓建栋等著名演奏家都是出自“马家军”。85岁的马友德老人说,闵惠芬是一个对二胡事业非常尽心的艺术家。马友德跟闵惠芬的父亲闵季骞熟识,闵季骞在南师大执教,马友德在南艺教二胡,文革时期南师大与南艺合并,两人还曾是同事。马友德并没有教过闵惠芬二胡,闵惠芬8岁起就跟随父亲学琴,后来又师从甘家后人甘涛先生。“只在跟闵老碰面的时候见过闵惠芬,当时她还只有十多岁,后来她就去上海上学了”,马友德印象中,当时闵惠芬的二胡就拉得很好,小姑娘落落大方一点都不怯场,而且演奏时抑扬顿挫,非常有感情。他还记得闵惠芬1963年就拿了第四届“上海之春”全国二胡比赛一等奖,当时闵惠芬只有十几岁。在他看来,闵惠芬有天赋,而且为人执着勤奋,身上有现在的学生中不多见的韧劲儿,而且颇有灵气,创造出个性化的演奏风格。张 楠

    欧景星:

    她不登台就会生病

    闵惠芬与江苏二胡演奏家交往密切,在二胡演奏家、南艺教授欧景星看来,闵惠芬是一位怎么点赞都不为过的前辈。

    说到对后生辈的关怀,欧景星透露,过年过节闵老师会收到海量问候短信,但她总会耐心一一回复大家的短信。闵惠芬特别没有架子,她比欧景星年长十多岁,也跟着同学们叫“老欧”,学生们也开玩笑地喊她“小闵”。欧景星说,也曾跟闵老师聊过病痛的话题。“她说,没什么大不了,其实我没有想那么多,就是该吃吃该喝喝,真没那么崇高。”欧景星说,闵惠芬从不专心呵护自己的身体,她几乎是不登台就会生病,她真是为二胡而生的。“我在她的研究文集里这样写,她把音乐当作生命,音乐也在她的生命中折射出璀璨的光华。”

    张 楠

    朱昌耀:

    闵老师是民乐界扛大旗的人物

    每年过年,江苏省音协主席、江苏省演艺集团董事长、著名二胡演奏家朱昌耀都会收到闵惠芬老师寄来的贺年卡,尽管大家已经流行短信微信拜年了,可闵惠芬多年来一直保持这个习惯,从没间断过,但朱昌耀没想到,这个每年如约而至的温馨祝福到今年竟然是最后一次了。昨天接到记者电话她连说了几遍“很难过、很难过”,他坦言闵惠芬老师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是我们民乐界、二胡界大师级的扛大旗的人物,她的去世是民族艺术、二胡艺术的巨大损失”。

    朱昌耀对闵惠芬的身份定位为两个词:尊师、楷模。他回忆自己第一次见到闵惠芬老师的时候距今已近40年,40年来她一直是位非常好的老师,“每次回南京我都会和闵老师交流二胡艺术,近十年南京举办了多项全国性的民乐活动,每次必请闵老师,闵老师每次都义不容辞来支持我们”。朱昌耀至今记得1982年闵惠芬对自己的一次辅导,按照指导后来得了一等奖。他还回忆自己做学生的时候老师总是说他的《二泉映月》拉得好,但没深度,“后来听了闵惠芬老师的演奏,我终于领略到了其中的深度和内涵”。

    张 艳

    赵磊: 

    闵惠芬对晚辈给予很多支持

    上海民族乐团里她生前的同事、青年二胡演奏家赵磊向记者追忆了往事。2003年,年轻的赵磊加入上海民族乐团,从此与二胡大师闵慧芬成为同事,这让他很有自豪感。“因为在上学读书的期间,闵惠芬的那些成名作品,都是学校里学习的标杆。”

    同事11年,在赵磊的记忆里,闵老师一直都是无私热忱地帮助鼓励年轻晚辈的大师。赵磊记得2012年他举办个人独奏会,他一直思考着如何古曲新奏,像闵惠芬的名曲《阳关三叠》,闵惠芬老师每天给他辅导,与他共同解析诗词的涵义。第二天更是亲临演奏会现场聆听、指导,给了赵磊很多的鼓励。赵磊说:“对于二胡突破性的演奏,闵大师在我的探索道路上有指明灯的作用。”    罗晓娜

    邓建栋:

    真正的演奏大师

    今年的2月8日,刚过春节,著名二胡演奏家邓建栋的手机上收到了闵惠芬老师加入微信的消息。他很兴奋,立即加了好友并发去消息:欢迎闵老师加入微信!过了半晌,闵惠芬回了消息:刚刚学会,反应慢,要慢慢来。

    邓建栋是无锡人,老家宜兴的闵惠芬经常称他“小老乡”。邓建栋一直称闵惠芬老师,闵惠芬原来叫他“小邓”,后来熟了叫他建栋,第一次见闵老师是在1986年,当时20多岁的他刚刚获得了全国二胡比赛一等奖,意气风发的他跟着老师马友德去见闵惠芬,当时他很自信地准备了一首闵惠芬老师的作品《阳关三叠》,演奏完他本以为会得到夸赞,可我瞬间打消了这种奢望,闵老师很认真地说:“演奏不能每个音都做太多文章,而是应该根据每个具体作品的需要来处理和把握,这首曲子演奏要虚实结合、快慢结合、轻重结合。”

    邓建栋感慨闵老师这番话直到现在他仍在演奏时常常想起,“有时候一句话、一个理念都让人一辈子受益。”在采访中邓建栋几度哽咽,他直言:“闵老师对二胡的贡献巨大,在现在这个遍地大师的年代,闵老师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演奏大师。”         张 艳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