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03月12日 星期三
第A06版:全国两会·热点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10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第A41版
2014年03月12日 星期三
“村官”身家20亿!腐败村官太无法无天
“村官”成为潜在贪腐高发人群,人大代表建言将“村官”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

    结合审议两高报告,某些村干部贪腐的问题成为人大代表们关注的话题之一。一些代表认为,在推进新型城镇化的进程中,“小‘村官’大腐败”问题将呈多发趋势,亟须完善权力运行监管体系,将“村官”的权力也装进制度的笼子。

    一个例子

    “村官”被曝拥有20亿元身家

    2013年2月,深圳龙岗区南联社区“村官”周伟思被曝拥有20亿元身家,后被查实涉嫌受贿,其在旧城改造项目中曾收受一房地产公司逾千万元“好处费”。周伟思更在庭上直言,500万元对他来说只是“一般的数目”,都记不清自己有没有收过了。

    反腐新问题

    腐败“村官”做事无法无天

    “在城镇化推进过程中,面向群众的街道干部、‘村官’成为贪腐的高发人群。特别是一些腐败‘村官’做事无法无天,涉案金额巨大,问题性质恶劣。”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监察厅副厅长刘蓉华说。

    刘蓉华分析,“村官”贪腐主要有以下几种表现形式:首先,在集体土地征用、房屋拆迁等方面谋取私利,少数村干部从中截留、克扣、套取、挪用、贪污征地补偿款和拆迁补偿款;其次,虚报冒领、贪污侵占、截留克扣惠农资金。此外,农村贿选问题也时有发生。

    症结何在?

    小“村官”势力大,求情人有的是

    “‘村官’贪腐的症结在于,乡镇对村里的管理比较松散。选出来的村干部不是真正的老百姓带头人,而是为了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利。”刘蓉华说,这一问题在城中村更为严重,这些地方虽然已经成了城市,但还是按照农村来管理,拥有集体土地,围绕土地集结成一些利益集团,甚至形成了黑社会势力。

    不少代表认为,在日常管理中,村干部几乎没有受到有效监督。“乡镇监督太远,群众监督太软,相互监督更是没谱”成为村干部缺乏监督的真实写照。

    刘蓉华坦言,“村官”贪腐案件难以查处的原因,首先是他们势力强大,甚至寻找到了“保护伞”,“打招呼、求情的有的是。”刘蓉华认为,遏制村官腐败首先要规范村级财务管理制度。其次,“村官”的监管体系亟须完善。          据新华社电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