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03月12日 星期三
第A39版:南京城事·举案说法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10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第A41版
2014年03月12日 星期三
遭毁容男童很想上学 但怕和同学见面
泼硫酸案本周五开庭,疑犯蔡士林将受审
陈婧

    去年5月30日,南京市江宁区11岁的男童天天(化名)在上学的路上被泼硫酸。警方全城通缉疑犯。次日凌晨凶手蔡士林投案。面部、腹部以及腿部大面积被烧伤的天天,被鉴定为二级伤残。而蔡士林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提起公诉。昨天下午,南京中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此案将于本周五上午10点在南京中院公开开庭审理。

    扬子晚报记者 陈婧

    案情回顾 上学的路上,11岁男孩遭泼强酸

    去年5月31日及6月1日,扬子晚报连续两天报道了11岁的男孩天天在上学途中遭人泼强酸,泼酸的男子蔡士林竟是孩子母亲的前男友。天天面部、胸部、腹部多处被硫酸腐蚀。次日凌晨,蔡士林迫于压力,在哥哥的陪同下主动投案自首,承认是有预谋的报复行为。蔡士林表示,他与孩子的母亲刘某交往过程中,被孩子的母亲骗走了两百多万,才蓄意报复刘某的。而当天,他便在天天上学的路上蹲守等待。

    天天入院时,南京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医生介绍,烧伤面积为20%的三度烧伤,这个已经是非常重的烧伤了。经过3个月的治疗,去年8月底,天天出院回家休养,等创面长好,再考虑整形手术。

    受伤后,孩子每天只能用嘴呼吸

    天天的爸爸多在工地上劳作,出院后主要由奶奶和姑姑照顾。日前,记者联系到了天天的姑姑许女士。她介绍,在家休养的这段时间,也没做什么治疗。尽管在医院时做了10多次的植皮,但许女士告诉记者,孩子的脸上依然一片完整的皮肤也没有,而是一道道条纹。“不能涂药膏、搽脸霜,每天也不能用肥皂洗,只能用温水冲洗”。姑姑介绍,被硫酸腐蚀过的皮肤,即便痒也不能抓,孩子只能忍着。

    那场灾难让小天天失去了右眼和右耳,所幸保住的左眼视力也受损。姑姑说,左眼转动时,已经受损的右眼球也会跟着转动。并没有合适的药物可用,为了防止眼睛干燥,只是滴一些普通的眼药水。因为没有了鼻子,每天晚上睡觉他只能张着嘴巴呼吸。此外,天天前颈部也有一处受伤,硫酸泼洒后导致皮肤牵扯在一起,他就一直微垂着头。

    心理医生用吉他为他干预,最爱弹“小星星”

    姑姑介绍,从医院回家后,天天一直待在家里,“省的出去,别人看了指指点点的”。在医院的时候,小天天就突然迷上了吉他,爸爸花几百元钱给他买了一把。这段日子,没事的时候他就拿起吉他弹奏。事发后,家里为他请了一个心理医生,这位医生自己也是吉他爱好者,还考了级,便想通过吉他抚慰小天天。每周日,老师会到家里教他识谱。姑姑说,他最喜欢的就是儿歌《小星星》,并且已经能完整地弹下来。

    心理老师也会陪他聊天做游戏。姑姑说,感觉天天大部分时间还是很快乐的,也不太想这件事,爱好也很丰富,平时还会下棋,或者陪5岁的小弟弟无忧无虑地玩一通。一开始,他睡觉还会做噩梦,但现在也不会。家人也没有因为这次遭遇,就处处宠着他。“我们该批评他还是批评他,就是希望给他创造一个自然的环境,就像事情没发生一样,要不反倒加重他的心理压力”。

    整形费用或要百万,孩子期待早点回校

    许女士说,其实天天只会在家人面前这么轻松快乐,只要家里来人,他就会躲起来,哪怕是之前的好伙伴。天天偶尔会提起想念学校,老师和同学们也偶尔会过来看他。不过这个时候,天天就躲进自己的房间里,只是隔着门和小同学聊天。

    “我们也不希望他长大以后,能怎么怎样,只希望他身体好,开开心心的”。另外,他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整形上,孩子也期盼整形后能早点重回学校。医生告诉他们,如果想整得好一点,最少也要100万。这笔巨额费用又成了全家的心头病。

    开庭在即,被告赔偿能力不乐观

    记者获悉,天天的伤情鉴定结果已经产生,经鉴定属于二级伤残。检方以犯罪嫌疑人蔡士林涉嫌故意伤害罪,向南京市中院提起公诉。据了解,目前南京中院做好了各项开庭前的准备工作。昨天下午,南京市中院官方微博@南京V法院发布预告称,将于3月14日,本周五上午在市法院第二法庭公开审理蔡士林故意伤害一案。按照程序,法院将通知双方当事人家属到庭旁听,但是家属们是否前来尚不得而知。

    据天天姑姑介绍,天天的父亲已委托了律师,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不过具体的赔偿数额还没有最终确定。他们曾经寄希望于蔡士林的赔偿,但获知其欠债,并且相关机关也没有查找到蔡士林的财产后,也不敢抱太大希望了。记者获悉,此案承办法官多次努力,希望蔡士林及其家人能够尽量赔偿。但蔡士林作为成年人,其家人并没有法定的代其赔偿的义务,所以目前赔偿情况尚不确定。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