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03月12日 星期三
第B47版:成长周刊·中小学生作文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08版

第B09版

第B10版

第B11版

第B12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第B17版

第B18版

第B20版

第B21版

第B22版

第B23版

第B24版

第B25版

第B26版

第B27版

第B28版

第B29版

第B30版

第B31版

第B32版

第B33版

第B34版

第B35版

第B36版

第B37版
2014年03月12日 星期三
中小学生作文

    我的“购物狂”妈妈

    南京市五老村小学六(4)班 甘来

    别的妈妈为家总是不辞辛劳,我的妈妈却是个对购物痴迷不已的“购物狂”。最要命的是,她每次去购物还要带上我,害得我每次都腰酸背疼的。可不,她今天又要去shopping了,照例带上了我。

    到了商场,只见妈妈熟门熟路地带我左拐右拐,不一会儿就到了电梯口,“叮——”的一声就到了三楼,门刚一开,她就拽着我冲向了那熟悉的柜台,鞋子在地板上“嗒嗒”作响。

    “妈妈,我不要——”

    “宝贝儿,来试试这件衣服,穿上肯定很帅!”

    “我的衣服已经够多了,千万别买!”

    “如果你不试穿的话,这个月的零食就没有了!”妈妈用威胁的语气说道。

    “真的?”

    “是的!”

    “那……好吧。”

    我无奈地穿上一件红色的衬衫,妈妈对着我品头论足了一番。

    我们好不容易逛完了上面几层,对我来说那真是煎熬呀!这时,妈妈身边已经是大包小包,就连我也受了罪,左右手也分别拎了几个袋子,感觉我的腰就要压断了,心想这下妈妈终于心满意足了吧,谁知……

    我们“负重”地来到了一楼,我抬头一看上面醒目的大标牌,上面写着:“满1000送100”,按照惯例,看到这样的促销活动,她总是兴致高昂。只见一个漂亮的销售小姐走过来,满脸笑容地对妈妈说:“这位女士,你的皮肤真好,洁白亮丽,一点不像中年妇女的皮肤。”她听了立即喜上眉梢,脸红得像一个红苹果。

    “但是您的脸上还有一些黑斑,如果不及时消除,会损坏您的形象的。”妈妈一听就慌了,惊恐地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办法是有一个,您可以使用我们的爽肤水,它是天然草本精华合成的,用了它,您的皮肤问题就解决了,而且价格也不贵,只要998元,我们还有赠品赠送。“

    “妈妈,别听她瞎说,你脸上根本没有什么黑斑,我们快回家吧。”“小孩子别打岔,那我买一瓶吧,你给我开单子。”她只要听到别人拍她马屁,就会情不自禁地买了。

    好不容易出了商场,我驼着背,两手拎着袋子,吃力地走着。我一屁股坐上车,这里的我已经彻底筋疲力尽了;回到家我躺在床上,身体摆成了“大”字形,我一会儿捶捶酸痛的腰,一会儿捏捏痛苦的膀子……爸爸不禁感慨道:“又买这么多东西啊!家里的衣柜都快放不下了。”我听着他的嘀咕,彻底进入了睡眠状态。

    你看我的妈妈是不是个名副其实的“购物狂”啊?                指导老师 柳媚

    一场激烈的“战斗”

    南京市琅琊路小学六(2)班 王禹衡

    那一天放学后,我留下做值日。我和杨之恒等五位同学按照分工边扫边聊。

    忽然,杨之恒同学举起扫把,大声说:“我们可以玩自创的游戏——‘宇宙大战’。”我不同意:“我们扫完地再玩吧。”可是他们看都没看我,就向杨之恒那儿走去。我见他们聚集在一起,要开始游戏了,也忍不住拿着扫把跑了过去。

    我们五个黑白配,结果吴奕诺、季以恒当外星人,可以用“枪”来打人类——杨之恒、我和成天乐。

    游戏开始了。我一马当先,举着扫把朝吴奕诺同学冲过去。成天乐不甘示弱,也过来助战,从第一组、第二组的过道冲出,在另一侧夹击“外星人”。杨之恒在教室后面冷静地观战,等待着突袭“外星人”的机会。

    我冲到吴奕诺面前,刚想“砍”他,他顺手拿出投影仪上的连接器,当做“枪”朝我扫射。我急忙将扫把挡在前方作盾牌。他的“火力”太猛,我看无法取胜,就退到了教室后面。杨之恒见我败退,就顶上来。我想我不能落后呀,就再一次发起冲锋,打算和“外星人”决一死战。可是,我们没有击溃他们,只是用扫把“砍”了季以恒一刀。

    季以恒用他手上的水杯当枪攻击我们,战况对我方越来越不利。偏偏在这时,成天乐又变成了帮助弱的一方的人。我想让成天乐帮我们,就装作被击中了,杨之恒也假装倒下了。成天乐见了,拿着扫把就来帮忙。这下我可乐了,急忙帮着“砍杀”“外星人”。突然,成天乐转而帮助他们了,追着我和杨之恒。杨之恒奋力抵抗,我退到了教室后方。吴奕诺一看来了劲,用“枪”猛扫我们,我们节节败退……

    忽然,肖老师出现在门口,要我们五分钟之内完成清扫。扣人心弦的“战斗”就这样戛然而止了。                指导教师 丁元林

    面包机

    南京市拉萨路小学 六(7)班 周于行

    近来,老妈网购的面包机,在我家大出风头!很少掺和厨房事务的老爸,隔三岔五提议做面包,喜欢观望新生事物的外婆,对它连连“点赞”。

    为什么呢?原来,只要在菜单中选定一种模式,根据配方加入所需材料,按下启动键,面包机便会自动开始制作面包。这样一来,令大家头疼的几个问题都解决了:以前想吃面包,要跑一段路去买,面包还不便宜,而现在在家就能吃到面包;以前不敢多吃外面卖的面包,担心有防腐剂、香精,而现在自家做的面包纯天然、无添加,令人放心;更重要的是,可以预约时间,让它在夜里工作,我们早上一起床,就能吃到香喷喷、刚“出炉”的面包!

    面包机很不起眼,只有板凳大小。机器上部有一小排按钮,一个小显示屏,顶上的盖子是透明的。掀开盖子,拎出面包桶,细细打量它的内部,天!里面竟然只有一个卡口和一圈发热管。虽然,它不像我梦见的那样——有各种配料投放口,有高科技搅面仓,有自动切割面包的刀刃,仅仅是在面包桶里装上一根小小的搅拌棒,再把桶卡在卡口上,但是,它仍然能把面包做得很好吃。

    我喜欢这个面包机,不仅仅因为它方便、安全、快捷,还因为它给我一个启示:一个人,不一定要有华丽外表,但一定要有真实本领,这样才是一个真正对社会有用的人。就像面包机,只要能做出好的面包,又何必去安装多余的零件、追求高级的功能呢?

    指导老师 林钢

    秋日絮语

    南师附中江宁分校初一(18)班 陈溯宁

    伴着第一片树叶的凋零,秋,来了。

    她来的是那般的悄无声息,又是那般的惊天动地,仿佛就在一瞬间,田野遍地金黄,仿佛就在不知不觉中,天高云淡,金桔飘香。

    我一直都喜欢泰戈尔的这样一句话: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秋日的落叶,飘飘悠悠地离开树梢,不带走什么,也不留下什么,离开的是那么的平静、坦然,该来的总该会来——生死、悲欢、离合。最后,落叶归根,奉献出所有,回报了曾经的给予。

    秋风送爽,也送来了丰收的讯息。丰收,成为了秋日的主旋律,农民一年的忙碌,换来了飘香的硕果。那一个个沉甸甸的果实压在枝头,仿佛正用无声的语言,召唤人们前来赞赏、享用。站在高高的田垄上,放眼望去,满是丰收的色调,秋天,正流连于此。

    秋日的花,也别有一番风韵,菊便是如此了。随着秋天的到来,绽开一片一片的花瓣,宛若一位美丽的仙女,降临了人间,不沾染任何,不点缀任何,只有那晶莹的露珠增添的那一分超脱。印象中的菊,是净的,从生来至死去,从不依附着什么,从不刻意表现什么,总是以最朴素的品质表达着自己的信念与追求。印象中的菊,是傲的,它没有选择与娇柔的花们一起争奇斗艳,竞相开放,以博得人们的赞美、夸耀,而是选择挺着一身傲骨,面对寒风、冰霜,在风雨中,开得灿烂,开得热烈,在逆境中开出了希望,开出了美好。

    秋日,是静美的,秋日,是丰收的,秋日,是充满希望和美好的。只有懂它,方能品出它的淡然,那淡淡的秋光正道出了一切。

    一片真心付海棠

    徐州市第三十六中高一(8)班 魏艺然

    我静静地站在你面前,无声无语;你孤立于翠色之中,不悲不喜。有轻微的暖风擦过我的衣角,钻过你我之间的空隙,捎走你的馨香。

    “好久不见啊,我的海棠。”

    初遇你时,你也是这样的恬静。那时,你身着白润的玉色长裙,裙角诗意地泼上深深浅浅的粉,静静地、温和地站在那里,身边泼墨般浓稠的翠绿更衬得你遗世而独立。我就是一个误闯人间仙境的孩子,呆愣愣地只望着你出神,连那尘埃也零落成了花,漫雨如下,模糊了你的笑靥。一瞬间,心倏地漏跳一拍。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有你是我情之所钟。你面白似雪,绽尽天下之美艳,却寂寞如刀锋,荏弱不胜衣。我不明白,大好春色,你眼眸寂寥如寂寂冬雪,迷离若漠漠夏夜。是因为满目绿林中只有你一人与自己为伍,还是看尽了人间百态后的淡然与无奈?无可知矣。

    谁说少年无忧?忧自忧,不记心头罢。若那忧、那愁,下了眉头、又上心头,我便来这儿,远远地看一看你。你依然在用尽一年积蓄的气力,为自己扮上最美的红妆。你在风中起舞,翩翩然若彩蝶振翅,舞出生命的绚烂。我相信,你一定是察觉了我的注视,然后用你的方式,给予我最有效的鼓舞。

    我们总是这样,不需要多余的话语,一起尽在不言中。我抚摸着你粗糙的纹理,闭上眼睛,用心感受自然与生命的律动。那些交织的悲与欢,在你我相触的一刹那,消融得只剩空明与澄澈。三年了,“海棠”伴我上学、放学,我始终带着聆听,带着欣赏,带着愉悦。

    三年前,我去了城市的另一个角落,完成我的学业。但我的身上始终萦绕着她香甜的气息。仿佛做了一场三年的梦,梦中,有我,有她。时光飞逝,三年后的我,又一次站在她面前,痴痴地望着她。谁人道海棠依旧?绿肥红瘦应如是!她的新枝不知被谁折了去,装点了一室的生机。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她依旧淡雅清笑,悄然立在天地之间,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我回来啦。”褪尽东风满面妆,可怜蝶粉与蜂狂。自今意思谁能说,一片真心付海棠。

    指导老师 张秀毅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