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03月12日 星期三
第B04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08版

第B09版

第B10版

第B11版

第B12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第B17版

第B18版

第B20版

第B21版

第B22版

第B23版

第B24版

第B25版

第B26版

第B27版

第B28版

第B29版

第B30版

第B31版

第B32版

第B33版

第B34版

第B35版

第B36版

第B37版
2014年03月12日 星期三
半夜雪闹

    生活空间

    雨中小菊

    凌晨1点左右,正是万籁俱寂,人进入深度睡眠的时候,我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第一个感觉是家里进小偷,转念一想,不对呀,哪儿有小偷敲门示警主人的,随即一想更不好,不是小偷那就是儿子身体不舒服,赶忙披衣而起,急忙打开房门,却迎头碰上一脸兴奋无比的儿子……

    半夜被儿子唤醒,以为发生“神马”大事了,结果却是儿子被尿憋醒,睡眼矇眬之际,往窗外这么一看:饿的神!不知何时,雪花翩然而至,屋外玉树琼枝成仙境鸟……

    不下雪的冬天能叫冬天吗?不打雪仗堆雪人的寒假能叫过寒假吗?经过100多天的漫长等待,终于迎来今冬首场降雪,儿子顿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于是,不假思索敲响了我们的卧室房门。我抬起手腕看看手表,打个呵欠问儿子:这会儿才凌晨2点,要不你下楼先踩点拍点雪景啥滴?儿子很傲娇地说:我早站阳台拍好放微博上了,这会儿就是告诉你们一声,下雪了!

    儿子兴犹未尽继续补觉呼去了,只可怜我这中年大婶,本来觉就浅,一旦被打搅,只能陷入半失眠状态。数羊数到一万零一只,好不容易进入睡眠状态,刚一眯着眼,突然就被手机的短信再次给惊醒了,第一个感觉是爸妈身体有啥事来电话求助了,拿起一看是多年摄友老千:外面雪花飘飘,明天带着相机,6点半云龙湖集合,拍雪景……春雪贵如金子!

    我抬起手机看看时间:差10分不到凌晨四点半,打给老千才响一声就被接起:抓紧给相机充电,红羽绒服、手套、围巾,披挂上阵,一切准备好就绪,只待大雪盈湖——云龙湖,红梅傲雪——龟山风景区……老千连珠炮一样说完,把电话挂了……

    把单反充上电,把大红的羽绒服找出来熨烫好,一看时间四点四十五了,此时的窗外,依然漆黑一片,我还是继续数羊吧,还没等我数到三千只,老公的手机突然在枕边振动了起来,老公开了免提功能键,户外徒步群主佛康的大嗓门立刻传了过来:清晨7点矿大北门集合,穿越拉犁雪山风雨无阻,穿登山鞋带登山杖,你我领队,对讲机调频信号老波段!刚还睡眼矇眬的老公立马来了精神……

    这么一折腾,天也就亮了,拍雪景的、雪山穿越的、堆雪人的一家三口正要出门,电话又响了,这回是80岁的老婆婆,你们赶紧把家里脏的呢料、大毛衣服拿出来用雪洗洗,记着先把衣服抖去浮灰,在新鲜的雪里,反复揉搓,抖去雪花,在通风处晾干!

    出门没走两步路,大姑姐的电话又来了,我在菜场呢,家里还有菜吗?抓紧来买,天气预报这二天有大到暴雪,卖菜的说了,菜至少要涨价30%……

    当清晨7点,我在湖边得得瑟瑟拍雪景的时候,小妹给我发来微信说:纠结!是去云龙湖拍湖呢,还是去拍红梅映雪?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