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3年11月01日 星期五
第A08版:两起案件聚焦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3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第A41版

第A42版

第A43版
2013年11月01日 星期五
“西堤国际”命案下周一开庭 被告经鉴定 杀妻时无精神病
季宇轩 陈婧

    案发次日本报对这起令人扼腕的血案进行了报道。

    今年4月25日清晨,南京西堤国际小区发生血案,80后丈夫吉因怀疑90后妻子祁某生活作风发生口角,最后挥刀数十下,刺死22岁的妻子。记者昨日从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此案将于11月4日下午2点半公开开庭审理。据悉,因该案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届时祁某的父母将作为原告参与庭审。此前,吉家为吉星鹏申请精神鉴定。记者从南京中院获悉,鉴定结果已经于上周产生,吉某被评定为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扬子晚报记者 季宇轩 陈婧

    开庭公告:“西堤”杀妻案下周一审

    扬子晚报记者昨天领到旁听证

    今年4月25日清晨6点左右,家住南京西堤国际小区的吉某,结束了几场酒回到家中。因为怀疑妻子有过不忠,两人发生争吵,吉某持刀刺向妻子。祁某倒在血泊中,不再动弹,疾驰而来的120救护车将祁某送到医院但最终大出血死亡。当天吉某就被警方控制。

    今年5月9日,南京市建邺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犯罪嫌疑人吉某依法批准逮捕。

    令无数网友扼腕的是,他们刚新婚一年,还有一个刚过百天的宝宝。祁某被害时才22岁,而吉某也只有24岁。

    今年9月份,此案移送至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昨天,南京中院的官方微博发布开庭公告:将于11月4日14时30分在第二法庭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吉星鹏故意杀人一案。记者从南京中院获悉,刑庭已经通知双方家属,届时双方家属将到庭旁听。

    因该案影响很大,需持旁听证方能进入法庭旁听,昨天下午扬子晚报记者从南京中院领取了旁听证。

    公诉书: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责

    检察机关对犯罪嫌疑人吉星鹏提起公诉中称,2012年8月以来,被告人吉星鹏因怀疑其妻祁某与他人有染而多次发生争执。2013年4月25日7时许,吉星鹏酒后回到家中,再次因上述原因与祁某发生争执,争执中,吉星鹏先后持菜刀和水果刀对祁某头部、胸背部、四肢等部位砍击和捅刺数十下,致祁某当场死亡。经法医鉴定,祁某是被锐器刺戳、砍切头胸腹部致颅脑损伤合并大出血而死亡。

    吉星鹏实施犯罪行为期间,其父亲拨打110电话报警,吉星鹏随后在住处被公安机关抓获。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吉星鹏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的规定,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南京市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被告精神鉴定意见为“正常”

    此前,吉某曾申请做精神鉴定,如果鉴定意见是其无刑事行为能力,也即行为不受意识控制,他将不用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对此,祁先生说自己不是太担心。“他正常不正常,科学是能够检测出来的。像他这样之前没有任何预兆,现在却要求鉴定,大家都知道他什么目的”。

    祁家委托的律师也称,在阅卷时得知吉某申请了做精神鉴定,“这是他的权利,他主张自己精神有问题,但结果如何还要看科学分析”。律师称他们会尊重科学的认定、尊重客观事实。不过他话锋一转,“理智的人都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来,做了就应该接受惩罚”。这位律师称,吉某申请鉴定正是此案迟迟没开庭审理的一个原因。

    昨天,记者从南京中院获悉,吉某的精神鉴定结论已经在上周产生。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吉星鹏作案时无精神病,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对话 被告父亲

    他对儿媳“一直挺满意的”

    前不久,扬子晚报记者再次来到位于南京市建邺区的西堤国际小区。记者按响吉家门铃,无人开门。楼下居民告诉记者,自从吉某在家行凶杀死妻子后,这间房子就处于警方调查中,随着警方调查结束,房子也空了。邻居回忆,有一天早晨还在睡觉的时候突然听见楼上有动静,可能是吉某家人回来整理东西。

    扬子晚报记者辗转获悉,吉某父亲在南京有一家不锈钢制造企业,地点就位于河西,记者找到这家企业,可是吉某父亲并不在公司。

    扬子晚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吉某父亲,他告诉记者最近有很多媒体来采访,关于儿子的报道也有很多,事实上自从家里发生了事情后,他和妻子一直很低调,在努力处理儿子的事情。

    吉某父亲告诉记者,在他们的眼中,吉某和祁某虽然有争吵,但是感情还是挺不错的。“哪有夫妻不吵架的呢?”吉某父亲称,祁某平时对儿子很温柔,也能孝顺公婆,因此老夫妻俩对儿媳妇一直挺满意的。小夫妻俩吵架,作为公婆一直是帮祁某,批评儿子。

    对于外界一致谈到吉某有暴力倾向,喜欢酗酒,是个富二代,吉某父亲表示,即便吉某犯了法,外界这样的说法仍然是不负责任的。

    据了解,吉某父亲来自江苏东台,早年在各地打拼,多年前来南京做钢材生意,从水西门附近的一个小门市,发展到现在拥有一家企业。吉某父亲称,自己并不是外界所说的什么老板,有钱人。而自己可能长时间在外应酬,忽略了和儿子的沟通,但在他看来,儿子本性不坏。

    吉某父亲告诉记者,目前小孙女太小,对于发生了什么根本不知道。关于吉某申请精神鉴定一事,吉某父亲称,儿子犯下的事情必须自己承担,有关法律方面的事情,律师在全权处理,自己并不清楚。

    对话 遇害人父亲

    不调解!夫妻俩将作原告出庭

    前不久,扬子晚报记者联系上被害人祁某的父亲。他称自己正从栖霞寺回市区。痛失爱女之后,他与爱人目前身体状况都不好,以致夜里没法正常入睡。他们为女儿在栖霞寺安放了一个牌位,夫妻俩只要有空就会去看看。每次都会跟女儿说说家里现在的状况,孩子的情况,让她放心。

    曾调查所谓“婚外情”

    祁先生说,此前很多报道往往有诱导性,“比如我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明确说女儿与吉某相识是同校校友的酒吧聚会,但报道一出来就成了‘在酒吧认识’”。这些断章取义,让他觉得对逝去的女儿尤其残忍。

    祁先生说,事情发生以后,社会上的声音比较多,网上关于女儿婚外情的说法甚至铺天盖地。作为父母,他们首先克制了情绪,然后想法弄清真相,“年轻人事情很多,也许我们真不了解呢”。为此,他特意找到公安部门查找。得到的调查结果是,所谓2013年3月28日的开房记录,是女儿的一个姐妹拿着她的身份证所为。

    拒签吉某悔过书

    祁先生称,因为最初是吉某怀疑女儿婚外情并散播出去的,他曾在今年8月份向吉家提出,由吉家和吉某的律师在媒体上公开澄清女儿的清白。他说这是两家沟通此事的基础,但吉家并没这么做,给他的回复是,“不要让社会评判这件事,我们知道小祁是清白的就够了”。既然对方拒绝,祁先生觉得也就没必要接受吉某的悔过。所以,后来尽管吉某在看守所写下了悔过书,祁家并不愿意签字。祁先生说,自己这么做就是想洗掉一点女儿身上的污水,让现在的小外孙女长大后,知道她母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为上诉权提民事诉讼

    祁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同时也提出了民事赔偿,但并没有透露具体的赔偿数额。“那是什么钱?那都是我女儿的血和泪,我们要它干吗?我们心都死了。”他说,这样做只是为了万一判决结果不满意,他们留有上诉的权利,作为一个防范的手段。尽管到那时,也只能就民事赔偿部分上诉,但会有一个全案重新审查的过程,他们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对于民事部分,他们态度很坚决——不调解。

    此外,提起民事诉讼也能保证祁某的父母作为庭审当事人的地位。据悉,如果情况没有变化,庭审当天,祁先生夫妇将作为民事诉讼部分的原告,坐在公诉方旁边参与庭审,而不是作为受害家属旁听。

    将争取外孙女抚养权

    祁先生也表示了非常坚决的意愿,争取外孙女的抚养权,这将在此案后另行起诉。他们认为,在吉某的父母发现吉某持刀行凶后,并没有及时阻止其二次行凶。从吉某父母在祁某被害过程中发挥的作用看,祁某的父母觉得吉某父母不适合做小外孙女的监护人。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