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3年08月23日 星期五
第A05版:平凡人不平凡事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第A41版
2013年08月23日 星期五
他,10年坚守长江大桥救助轻生者 在他背后,有个陌生人一直资助着他
萌生退意的“大桥守望者”陈思临退前赴汕头寻找那个支持他6年的好人
谷岳飞

    他 大桥守望者陈思

    在南京长江大桥上和轻生者谈心

    左为陈思,右为轻生者。

    他 默默捐助者关微

    低调不露真名,不公开“真身”

    感动陈思的关微发给陈思的短信,流露的却是对陈思的敬佩。   (本版图片均由陈思提供)

    陈思(右一)和志愿者来到一位轻生者家看望。

    今年9月10日,第十个“世界预防自杀日”,陈思记得清楚,这也是他坚守南京长江大桥救人的十周年纪念日。10年间,这位来自宿迁的壮实大汉,在大桥上救下了256个轻生者!

    从前两年开始,45岁的陈思越发觉得力不从心,眼睛花了、血压高居不下,他开始琢磨是否已经到了结束这份“事业”的时间。

    但从桥上走下之前,他想揭开一个埋在心底已经6年的秘密。陈思说,这也是他十年坚持救人唯一未了的心愿。          扬子晚报记者  谷岳飞

    救人10年 有个“不能说的秘密”

    今年6月,因为血压长期在“180/110”的高位(重度高血压)降不下来,陈思在妻子的催促下到南京鼓楼医院检查,“医生说我血液里的含铅量太高了”,应该是长期在大桥上,吸入太多汽车尾气的原因。

    在此前6月9日的一次救人过程中,陈思就明显感觉到身体大不如以前。当天上午10点半,在南京长江大桥南堡西侧,大约200米正桥上,一个中年妇女准备跳桥轻生。生死瞬间,陈思箭步上前死命拉住,但对方执意寻死。

    “多谢一对外地游客夫妻,帮忙一块(将她)拉到南堡”,陈思在当天的《大桥日记》里记录。换做几年前,他自信一人就能搞定。在很多好心人的帮助下,陈思好不容易才将这个轻生者弄到他的“心灵驿站”。

    “心灵驿站”是陈思在南京大厂新华六村租的一套房子,专门供他救助的对象暂住。在房间里,有陈思特意贴在墙上的标语:“血在内心流,咬着牙吧!我要再撑一撑,看看明天会怎样?”过去的十年,有很多原本抱定必死之心的轻生者,在此短暂过渡后迎来新生。

    细心开导之后,陈思获悉,中年妇女家住南京江北,是个严重的家暴受害者,丈夫经常莫名施暴,“可怜啊,被打得不成人样”。因此,她心灰意冷,准备跳桥以求解脱。

    10年间,在4500多米长的南京长江大桥上,陈思见过太多这样的轻生者。据媒体报道,这10年,在大桥上有案可查的轻生者就有约2000人。

    陈思介绍,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他们中有赌博输掉几十万的打工者、有事业失败的生意人、有失恋者、有抑郁症患者等等,都是一时的“热劲儿”,钻进了牛角尖,这个时候有人拉扯一把,这个坎儿基本就迈过去了。

    在这些人身上,陈思看见了自己当年的影子。1990年,陈思来到南京,打工、捡破烂、乞讨什么都干过,曾经有那么一段“绝望”的时刻,但幸好最后挺了过来。这是他开始上桥救人的原因,也是他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的缘由。

    10年救人,陈思有一个埋藏了6年的“秘密”。因为救人之后租房、管吃管喝、送医以及帮助返乡等“巨大”的开销,在他无法坚持的时候,2007年他接到一个来自汕头的电话,他让陈思办一张银行卡,从此开始每月5000元资助,直到如今。

    这位自称“关微”的好心人,对陈思唯一的要求是,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他的信息。

    陈思救人之后还承担着租房、管吃管喝、送医以及帮助返乡等“巨大”开销,2007年在他无法坚持的时候,一个自称“关微”的汕头人打来电话,让他办一张银行卡,从此每月5000元资助直到如今。

    寻找“关微” 代256个受助者说声谢谢

    因为身体已经不允许,从今年开始,陈思退意越来越浓,但真正走下大桥之前,他决定了却心中的一个心愿,就是见关微一面。

    “如果不是关微,我不可能坚持到现在。没有能力感谢他,但最起码可以代表我自己和我所救的256个人,向关微先生献束花,当面对他说声‘谢谢’!”陈思说。

    对于这个站在背后资助陈思救人的关微,除了每月固定到账的5000元,陈思与之的联系只剩一个手机号。几次电话沟通后,陈思感觉对方“应该是西装革履的样子”,“非常儒雅的一个人,事业想必做得很大”。

    去汕头之前,陈思发短信给关先生,表达自己想见一面的心愿。一如既往,关微先生婉拒。

    但这次陈思心意已决,他写信到汕头电视台,希望媒体能够从中协调,让他达成心愿。8月13日,陈思带着妻子、女儿一家三口启程奔赴汕头,他要亲自到汕头去“寻人”。

    抵达汕头之后,陈思这才得知,他要找的关微先生在当地其实已经大名鼎鼎。提及关先生,很多汕头人都说知道此人,并纷纷竖起大拇指。

    当地媒体举行“爱心助圆大学梦”活动,关微先生捐款55万元;一个小学生因为左脑长了一个室管膜瘤住院,医药费没有着落,“关先生”雪中送炭捐款2万元;希望工程募捐,他2007年时就已给该项目捐出了72.5万元……

    据当地有心人统计,仅据媒体这些年的公开报道,迄今为止关微先生捐款已近300万元,但无一例外,在所有的捐助活动中,关微先生没有露面,除了一个“关先生”或者“关微”的名号外,其他任何有效的信息都没有,这位慈善家低调而神秘。

    前些年,央视、《南方日报》以及汕头本地媒体都曾经发起过“寻找关微”的活动,但都无果而终。时至今日,没有一个救助对象见到过关微。

    至此,陈思一下明白,他坚实的“靠山”、此生最让他感动的人——关微只不过是个化名。

    至于他真实的姓名?到底做什么事业如此成功?为何这么多年倾情慈善?如此等等,汕头本地人也鲜有人知。

    闻知这些,陈思对关微更添敬意。而对已经抵达汕头的他来说,一反之前多少有点乐观的预期,他开始担心自己能否如愿见到关微。

    终于相见 共同的守望“感动汕头”

    终究,在陈思的“软磨硬泡”下,关微答应私下见面。

    陈思兴奋不已,当即去买了一束鲜花,换上了一件喜庆大红色的耐克polo衫。他希望自己正式些,以求在关微面前,郑重表达其发自内心的尊敬和感谢。

    两人见面是在汕头一家茶社里,看到关微后,陈思大吃一惊!“对方压根就不是‘西装革履’——50多岁的样子,满头白发,很瘦很朴素,穿着一件褪色上衣,感觉像是一二十块钱的地摊货。还没我穿得好呢”,陈思惊讶不已。

    接过陈思的鲜花后,关微谦虚地说:“些小帮助何劳你千里辛苦!”

    关微透露,他一直关注陈思的博客,每当看到又一人获救就会高兴;而当陈思的心灵驿站遇到困难时,也会一同着急。关微知道陈思身体不好,因此一再叮嘱要保重。

    话锋一转,关微满怀歉意地说:“近几年做生意艰难,运气不好,已经好几年负债经营。因而,好多要帮的人,已经没办法抽出资金了”。

    唯独资助陈思这一项尚在坚持,关微表示,这也算是一项难得的慰藉。

    一席话下来,让陈思陷入“震惊”:他没想到关微在自顾不暇的同时,还在坚持资助他。“(关微)给我心灵以洗涤以震撼!”前日,怀着复杂的心情,陈思更新了他的博客。

    震惊之后是伤感,从汕头返回南京后,陈思这种伤感而又更加感激的情绪蔓延至今。

    行将离开汕头时,陈思收到关微发过来的一条长长的短信。关微说:“其实我们见不见面都没关系,您在大桥坚持了十年,挽救了无数条性命,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担当起本不该由您负起的社会责任。您的善举感天动地,我也深受感动。”

    “我记得你发给我的一段话:‘每一个轻生者是多么善良,只有你走近他才能体会,他们没有感到温暖,并不恨这个世界,他仅是伤害了自己。’这也是我几年来对您点滴微薄相帮的初衷……”

    从汕头回来后,陈思收到几条好消息,一条是汕头记者告知的,他在汕头寻找关微的事情经媒体报道后,因两人对生命共同的守望,事迹感动全城。

    另一条来自老时,老时是陈思救下的256个轻生者之一。当年为给女儿治白血病负债累累,一时想不开准备轻生。老时开心地告诉“陈大哥”:女儿已经大学毕业,现在在一家德国的物流公司上班……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