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3年08月08日 星期四
第A21版:体育·羽球世锦赛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2013年08月08日 星期四
陈金当教练,王适娴待崛起,蔡赟在坚持……昨天的羽毛球世锦赛上——
江苏人首秀不轻松
殷小平

    发着低烧的蔡赟

    陈金与张宁探讨战术

    王适娴振臂高呼

    昨天虽然已经是广州羽毛球世锦赛的第三天,但国家队中几名江苏人才刚刚亮相。

    苏州姑娘王适娴在她的女单首场比赛中2:1击败中华台北选手白骁马,虽然成功晋级16强,但过程并不轻松。

    作为王适娴的教练,陈金昨天也迎来了他首次世界大赛的教练之旅,随着王适娴的起伏,他的心情也不平静。

    相比之下,蔡赟昨天的首秀很轻松,他和搭档傅海峰横扫比利时选手,但下场之后,蔡赟却透露,自己这两天一直有低烧,身体发软。

    王适娴:

    第一场需要适应,打得难看没关系

    作为赛会7号种子,王适娴首轮轮空,直到昨天才首次亮相。虽然迎战的是排名第21位的中华台北选手白骁马,但比赛过程并不轻松,令人揪心不已。

    首局,王适娴打得就不轻松,但最终还是以21-17拿下。第二局,她的高远球频频出现失误,最后关键时刻又没有抓住得分球的机会,以21-23丢掉一局。好在第三局在体能完全占优势的情况下,顺利以21-11战胜对手,整场比赛耗时1小时20分钟。

    虽然球迷和记者们在场外看得手心冒汗,但赛后,王适娴自己倒是显得轻松自若。她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其实很多次大赛我的第一场球都打成这样,对我来说,第一场更多是要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得更好,更快进入比赛节奏,适应场地和灯光,为后面的比赛做好困难准备,因为后面的比赛会越来越艰难。”

    对于第二局的输球,王适娴认为是风的影响:“当时自己从第一局的逆风球进入了第二局的顺风,因此在后场高远球方面不太敢发力,而这恰好放弃了我自己的优势,导致比赛进行得有些困难。”

    作为年少成名的90后小将,王适娴一度排名世界第一。但自从2011年世锦赛输球之后,王适娴进入低迷期。虽然本次世锦赛首场比赛打得很艰难,但王适娴认为自己现在的状态不错:“前一阵子,我们在青岛进行了封闭集训,这是一次非常好的大赛前集训,包括心理、技术、战术上,教练给了我全新的布置,我得到了更好的支持,希望通过这次青岛集训让我在这次大赛有更好的发挥。”“更好的发挥是否意味着走得更远甚至拿到冠军呢?是否想通过这次世锦赛去证明什么?”记者问王适娴,对此王适娴回答“我不需要去证明什么!”

    陈金:

    转型5个月,看球比打球紧张

    昨天在混合区看到陈金的时候,他手里攥着一本小本子。陈金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这本本子是他在场边指导队员的时候随时记录一些数据和想法用的。看得出来,作为一名教龄刚刚5个月的年轻教练,陈金很用功。

    陈金转型做教练,主要是因为伤病困扰,去年东莞冬训时,陈金主动向中心提出申请,希望兼教练员。总教练李永波表示:“看伤病情况,如果真的坚持不了,就转做教练”。于是,陈金的身份转换为运动员兼教练员。

    5个月前,刚刚走马上任的时候,陈金真有点不适应教练这个新角色:“以前当运动员,我只要管好我自己就行了,但教练则不一样。全组那么多人,每个队员的思想状况、身体状况都要去了解。特别是当女队教练,我更不适应,如果是男队员,你踹他一脚,他也不会记仇,但女孩子就不一样,特别要注意沟通的方式,我平时也从没训过谁。”

    5个月后,陈金已经慢慢进入角色。昨天王适娴第二局失利后,陈金立即有针对性地给她作了指导:“第二局王适娴这边顺风,所以她有点不敢打,我让她大胆拉后场,不要怕。第三局,她终于放开了。”虽然王适娴最终赢了,但陈金表示:“自己在场下一直悬着一颗心,这种紧张感比以前运动员要更为强烈。”

    昨天,看到陈金坐在教练席上,一些球迷起哄,高喊“金老板(陈金的绰号),加油!”弄得陈金很不好意思。一些记者也问陈金:“以前是金哥,现在是陈导,这种身份的转换会不会很难,会不会刻意和队员拉开一些距离?”陈金笑着说:“不会的,训练的时候叫我陈导,下来还是会叫金哥,当然如果太近了,也许会产生依赖感。我觉得当教练最主要的是要让她们对你信任,要多交流。”

    蔡赟:

    我长得年轻,至少再打一年

    昨天赛后,蔡赟一走进新闻发布厅,就喊:“好冷啊!”说着,从球包里掏出一条大毛巾裹在身上。

    这两天,蔡赟一直在发低烧,“打点滴打得整个人有点发软,不过运动员就是要坚持吧!”

    提到“坚持”,有记者问蔡赟,“你作为33岁的老将,打算坚持到哪一年退役?”

    蔡赟先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老么,我怎么不觉得啊,我在队里绝对是属于长得比较年轻的。”他的话逗得现场记者们笑了。随后,蔡赟表示暂时不会退,他说:“我觉得不能看得太近,最近这半年的成绩看多了,我自己也想退役了,所以有时候需要顶一顶,顶过去了,我觉得还是能够见到下一个巅峰的,2016年巴西奥运会有点远了,希望先看看明年的汤尤杯和世锦赛吧。”

    和病中的蔡赟相比,他的搭档傅海峰看起来则精神抖擞,点评起比赛来也是豪气干云:“都说第一场比赛难打,我们准备得很充分,只是没想到对手比想象得要差很多。”

    看着精力旺盛的傅海峰和病怏怏的蔡赟,有记者不免为他们的未来担心起来,一位女记者问傅海峰:“蔡赟今年33岁了,你今年30岁,……如果有朝一日蔡赟退役了,你怎么办?”由于这位记者问得有些啰嗦,旁边一位记者帮她二次加工了一下,于是问题变成了:“如果蔡队没了,你怎么办?”

    蔡赟嚅嗫地说:“我没了,这个怎么听得有点……”众人大笑。傅海峰则很认真地回答:“如果这样的话,我会服从队里的安排的。”

    扬子晚报记者 殷小平 文/摄

    (广州今晨电)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