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3年08月08日 星期四
第A02版:要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2013年08月08日 星期四
南京回应“省会债务第一”:数据哪来的?
市政府表示债务审计10月才结束,目前看南京政府债务高位运行但风险可控
仇惠栋

    日前,一家财经媒体披露的一份所谓“省会城市债务压力排行榜”引发广泛关注。南京市在这份榜单中位居榜首。南京市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不清楚这份所谓榜单的数据出处,其可信度存疑。记者从南京市政府获悉,此前市政府已经自查家底,在这一轮城市大建设大发展中,政府债务高位运行但风险可控,偿债能力较强。

    媒体报道:南京债务压力位居榜首

    8月1日,全国性地方债审计全面启动,这也是审计署对地方债务的第二次全面摸底。审计署将对中央、省、市、县、乡五级政府性债务进行全面摸底。这也是国家审计署今年来对于地方政府债务的第二次全面审计,这次审计的覆盖面将更大,将涉及至县、乡级单位。

    此前一家财经媒体报道称,审计署相关负责人日前透露,此前审计署审计的36个地区债务中,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负债率超100%即意味着资不抵债。

    记者查阅了国家审计署在今年6月份发布36个地方政府本级债务审计结果,其中有4个省和8个省会城市本级增长率超过20%,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已超过100%,最高达189%。该份报道未点名这9个省会城市名字。

    这家财经媒体报道称,由于地方政府债务的不透明性,从市场上现有的资料来推测这个名单难度很大。一家名为老虎财经通过整理公开的数据,大致揣测这9个“问题省会”的具体名单,统计从公开的债务和财政信息入手,用每个省会城市有发债经历的融资平台总负债或有息负债作为债务率的分子端;用每个省会城市的公共财政预算收入或公共财政预算支出(大致等于公共财政预算收入+中央的转移支付及补贴)作为债务率的分母端。得出的结论是:15个目标省会城市中债务压力排名最高的10个为:南京、成都、广州、合肥、昆明、长沙、武汉、哈尔滨、西安和兰州。

    相关部门回应:不知数据何来,南京审计还在进行

    这份政府债务排行榜,在网络上迅速发酵引发关注。南京市政府真的负债累累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多部门负责人对这份所谓排名表现淡然。南京市财政局新闻发言人、王建华副局长表示,地方债务的统计口径很多,不知这个是哪个口子出来的,他建议记者向审计部门了解。

    “这个排行榜我在网上看到,是谁排出来的,不清楚这个数据是从哪里来的。”南京市审计局新闻发言人、徐卫平副局长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对于地方政府的审计由国家审计署负责,其信息发布也有相应规定。他介绍,对于地方债务的全面审计,国家审计署2011年进行过一次,当时的数据是全部上报。在今年开始的第二次全面审计中,对于南京的政府债务的审计正在进行。在具体审计工作中有分工,南京市本级债务审计由审计署南京特派办负责,这次它还审计南京三个区的债务情况,其余区的债务审计则由南京市审计局组织实施,实行各区之间交叉审计。政府债务的审计有一个统一口径,审计部门调查后的材料全部都将直接上报,不能随便对外公布。“这一轮审计估计要到10月份才结束,不知道这个排名是从哪里来的数据。”对于网上冒出的排行榜,他表示存疑。

    盘点家底:负债高位运行但处于可控状态

    记者从南京市政府了解到,其实在今年5、6月份,南京市政府对政府性债务进行了一次彻底盘点、分析和研判,对这几年的投资方向、投资领域、投资项目进行了梳理归类,对全市国有资产资源资本进行了全盘摸底。在此前召开的南京市委全委会上,南京市政府领导公布了调查结论:一、这几年的投资方向是正确的,这一轮的投资项目,有力地提升了城市功能、拓展了发展空间、推动了产业转型、促进了民生和生态环境提升、加速了城乡一体发展;其二、政府性债务处在高位,但在可控状态;其三、偿债能力较强,国有资产资源资本盘活的潜力无限。

    这次盘点调查同时强调,南京如今正处在大建设、大投入、大还债“三碰头期”,国家和省对政府性债务管理又有新的更高的要求,南京市政府对于化解政府提出的总的方针是“总量控制、优化结构,统筹兼顾、分类管理,控制风险、逐步化解”。

    扬子晚报记者 仇惠栋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