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2年12月03日 星期一
第A25版:南京城事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2012年12月03日 星期一
近2000平米违建屋主承诺“零补偿”自拆
屋主曾要求补偿550万元,经下关房管局多次约谈后答应本月11日之前自行搬走
朱威

    近2000平米违建所在地。朱威 摄

    在全市动迁拆违治乱整破行动中,有不少存在多年、规模巨大的违建被纷纷拆除。然而还有一些违建仍不为所动。12月1日上午,下关区房管局与南京市民丁某进行了一次约谈,主要围绕丁某近2000平米无建房手续的违建展开,而这样的约谈此前已经进行过多次……   扬子晚报记者 朱威

    早年租万余平米地块建房

    约谈于周六上午在下关区房管局办公室进行。记者了解到,南京市民丁某早年曾在安怀村456号租用过一占地万余平米的地块,直至目前仍未腾出。而该地块去年已经被下关区政府回购,拟建设保障房。丁某在该地块上建的近2000平米房屋,属无建房手续的违建,按政策应当拆除。

    据下关区房管局的相关领导介绍,丁某目前占用的地块,早年是一企业的用地。1999年,该企业与丁某签订了相关协议,以每年6万元的价格,将该地块租给他使用。协议到期时间为2002年7月30日。双方在协议中约定,到期后所建房屋应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联营协议到期后,丁某并没有与该企业续约,但租金交到2006年,之后也没有再缴纳相应的租金,更没有自行拆除无证房屋。

    2007年7月,该企业因为自身发展的需要,以1350万元将该地块转让给林某。2011年3月,下关区政府与该地块所有人签署了框架性协议,将该地块以1980万元的价格收购,用于保障房建设。

    屋主希望补偿550万

    “当时我们是倾全家之力来经营这块地的。盖了4000多平方砖瓦平房,投入了几百万。”丁某在约谈中说。他表示,自己从联营中没有牟利。此前为了建房,老家靖江的房子已经卖了,父母来到南京与丁某同住。丁某的弟弟妹妹目前也与他们住在一起,尚无工作。房屋拆除后,这几百万便“打了水漂”,而且丁某全家也失去了生存空间。

    另外,丁某说,国有土地本不能出租,但该企业仍旧与其签订了出租协议。如今该地被转让,企业从中受益,他也理应从中得到适当的补偿,解决全家的住宿问题。“我父母年龄大了,弟弟妹妹没有工作,希望政府能给一些补偿,或是给我们保障房。”丁某说。

    下关区房管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早在2011年9月,下关区城管局已联合房管局与丁某约谈了拆违的事宜,当时丁某要求得到800万以上的补偿款。经过多次约谈,丁某目前仍坚持要求550万元补偿款。至于这550万,丁某并没有明确说明它的统计方法。“我们之前搞建设、搞水电,投入了几百万,拆违之后还要买房让家人住,550万元不过分。”丁某如是说。

    房管局坚持违建“零补偿”

    下关区房管局的领导表示,依据政策,拆违是“零补偿”,丁某的任何说法,都改变不了违建的事实。不管与谁联营,都要在合法的基础上。丁某在该地块上建房,并没有办理相关的合法手续,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的法律、法规能够保障丁某财产的合法性。丁某也不应将联营的风险转嫁给企业,或是转嫁给社会。

    丁某目前以父母年老,弟妹没有工作,全家无房可住等原因,要求政府给予补偿或分配保障房,是与拆违无关的另一问题。一方面,丁某的财产状况仍需要税务部门与审计部门进行评估,另一方面,“申请保障房或廉租房都有一定的规定,丁某的弟妹如果符合国家保障房、廉租房的申请条件,便可直接申请,房管局也会优先考虑。”工作人员说。最后,房管局表示,该违建已经直接影响保障房的建设,政府有权力进行强拆。

    经过几轮约谈,当天下午,丁某考虑后表示,为配合保障房建设,他愿意零补偿自拆,并与下关区房管局签订了协议,书面承诺12月11日之前自行搬走。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