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2年12月03日 星期一
第A08版:老外看南京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2012年12月03日 星期一
加拿大老教授25年间来南京14次 千张照片记录城市“像花绽放”
陈婧

    Peter和家人一起翻看相册。

    2010年在南京珠江路地铁站附近拍摄的照片。

    2005年珠江路地铁站附近,不少楼房还在建设中。

    中华门以及附近民房,是Peter最珍视的一张。

    1987年,省人民医院的打字机。图片由本人提供

    前天在南京新街口,记者看到一个头戴牛仔帽、一身休闲装的老外。他看上去已经上了年纪,但拍照的神情却非常地专注,而且只拍正在建的地基、高楼。老人告诉记者他是加拿大人,叫Peter Alberti,今年78岁了,这是他第14次来南京,每次都会寻找新出现的建筑和特色街景拍下来。后来记者了解到,他还是多伦多大学教授、全球防聋首席专家,1987年正是以防聋专家的身份来到南京。“原来这个城市缩得很紧,现在好像一朵花在逐渐开放”,这么多年下来,南京已经让他感觉像家一样。              扬子晚报记者 陈婧

    7旬老外在南京街头 专捕捉城市变化

    牛仔帽、一身随意的休闲装,没有任何行李,手里只拿着一个单反相机,准备随时街拍。这是前天下午,记者在南京新街口看到的一个外国老人,打扮上颇有点美国西部牛仔的味道。记者得知他叫Peter Alberti,是加拿大人,这已经是他第14次来南京了。记者试图了解更多信息,而Peter总是匆忙地抓紧相机,随时捕捉能入其镜头的事物,这一幕也引得行人纷纷驻足,掏出自己的手机拍下这个外国老人。

    见他经过一个正在建的高楼还不停回望,记者介绍“这是新建的金陵饭店”。“这是新建的?我知道的,在80年代我第一次来南京时,就知道它是第一个中国自己管理的现代化饭店”。他对金陵饭店的了解让记者不禁暗自惊讶了一番,说完他从不同的角度拍下正在建设的新金陵饭店。“我刚刚看到一个正在建的楼,就在金鹰商场旁边,上次来的时候还是一片空地呢”,Peter自言自语,转弯、下地下通道、找出口,轻车熟路地一直往前走。“哦,就是这里!”他如释重负。

    年近8旬的他毫不费力地把记者抛下一大段,“我在南京的时间不多,明天就要回加拿大了,要抓紧多走一些地方”。“现在这里自行车不多了,都骑电动自行车了”,他认真地拍下一排脚蹬的自行车,又指指电动车。

    “上次来这里就是停车场了”,“原来这里也是酒店”,一路上Peter不停地向记者介绍南京的变迁。遇到一棵很不起眼的树,他也要举起相机拍下来。“我上次来也拍了这棵树,这次长高了不少。”他对这里变化的细致观察不输于久居此城的当地人。

    1987年 首次来南京

    “那时城市色调是灰暗的”

    说起与南京结缘,就不能不提Peter先生的本职工作。他南京的老朋友江苏省人民医院耳鼻咽喉科主任卜兴宽教授,如今也同样7旬开外。卜教授向记者介绍,Peter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耳鼻咽喉科教授,目前为世界卫生组织全球防聋首席专家。1985年,南京与安大略省结为友好省,很多领域开始开展交流活动,1987年Peter首次来到中国,南京成了他重要一站。他选择卜教授所在的江苏省人民医院作为对口交流单位,此后定期到南京协助防聋工作的开展,每次都会用相机记录南京的新变化。“刚刚他还拉着我拍总统府呢,说跟上次看到的又不一样了”,卜教授说。

    1987年10月,Peter从成都一路换乘火车、轮船、飞机几种交通工具,花了4天的时间才到南京。“那时候,这座城市是灰色的,又脏”,他毫不避讳自己的评价。在他的眼里,除了金陵饭店,到处都是低矮的房屋,街道狭窄破旧,整个色调是“灰暗”的。第一次来,他参观了南京长江大桥、中山陵,他觉得这是为数不多的令南京人骄傲、并且愿意向外来客人展示的东西。

    1994年 再来南京

    “喜欢这座城市独特的历史感”

    1994年秋天,他再次来南京,明显感觉到城市与几年前留下的印象有很大不同,街道上开始出现更多的小轿车。

    Peter教授给记者展示他拍的南京照片,“很多照片都没整理出来呢”。有张他拍摄的中华门以及附近民房,是他最珍视的一张,他把这张称为所有拍摄中 “标志性的南京照片” 。

    “一排排的房子白墙灰顶,很有历史感,而这跟我之前在中国其他城市看到的新建筑完全不同,可能就是因为这种历史感,我才爱上这个城市的”。

    长住两个月  2005年

    见证奥体地铁建成,“南京在绽放”

    2005年,Peter终于有机会细心观察这座城市,不再是两三天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南京生活两个多月。他说这是对他的“南京印象”影响最深刻的两个月。他发现南京的人们很喜欢去玄武湖,而他也很喜欢去那里散散步,再到处拍拍照。南京奥体中心是在那一年建成的,地铁也是同一年开通,他的镜头记录了这一切。“我正好遇到南京地铁建好了,我很快就学会了怎么买票,怎么乘地铁,这里的地铁很方便的”。城市其他的公共设施也在慢慢建起来,“从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到这个城市像一朵花,在慢慢开放”。Peter用手比划着,以前南京是紧紧缩在一起的拳头,现在逐渐张开了。

    在他提供的照片中,有南京军区总院、江苏省新老美术馆等很多重要单位的建筑。“我很喜欢去老美术馆,尽管它很小,甚至看起来有点不起眼,不过新美术馆真的很壮观”。每个照片里都有他的南京记忆,他说他打算以后把所有的中国照片整理成集,其中南京将占很重要的一部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